">

“嘭咚”一声,子沫手中的茶杯滑落狠狠摔碎在了地上,脸上带着震惊、迷茫和不知所措的表情……茶杯摔落在地她也没有一点点反应,脑海中全是程屹刚刚那一番话,那不可思议的心境笼罩着她整个人,让她动弹不得。

程屹一见吓得有些慌乱,赶紧跑过去轻晃了一下子沫的肩膀,“姐姐,姐姐,你没事儿吧?这是怎么了?”

子沫缓缓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她勉强笑了笑道:“没事儿,只是觉得有些吃惊。”程屹见她没事也就放了心,全当她是因为刚刚那番话而被震惊了,他应和道:“是吧……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能让王爷心心念念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唉!总之呀,绝对不会是苏芸那样的!”

子沫强装着镇静,不满的瞥了程屹一眼道:“好了好了,解释完了就赶紧去给芸姐姐赔个不是,嘴上说着不是故意的,连看都不去看,你让旁人怎么想?”

程屹脸上写满了不乐意,但见子沫狠狠的瞪了一眼,他也就乖乖的道了别走出了她的帷帐。

子沫见程屹走了,瘫倒在座椅里,回想起刚才的一番话,子沫的思绪已经乱成了一团麻。程屹说他三年前在江南,说他爱上了一个女子,说那女子将玉坠赠予他作为定情信物……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子沫感觉在梦中一般,他如今挂在腰间的玉坠是自己的母妃留下的遗物,是她最宝贵的东西。可是三年前她昏迷中醒来,那块玉坠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想必是那次摔倒让她丢失了之前一年的记忆,而那一年的记忆正是与南宫赫有关……

初次见面的熟悉感,缠绕了三年的梦,在这一刻眼前的迷雾似乎散开了许多,子沫隐约觉得自己快要触摸到真相了,最关键的一步还是想从南宫赫的口中听到一些真实的话,如果他们早就相识,那他之前在风月楼的否认又是为何?他明明说着他不认识她,但他却一直带着那块玉坠……

子沫越想越迷茫,刚刚散开一点的雾好像又聚了起来,重重叠叠的比之前更多了。

程屹听了子沫的话,带了上好的药去道苏芸的帷帐中好好表达了歉意,苏芸不是斤斤计较之人也就原谅了程屹,只是一旁的南宫赫脸色一直铁青着。

下午,众人回到了皇宫,开始准备迎接东桑世子的到来。

子沫和程屹因为打理着北阁,对东桑世子到来一事也不需要过多的操心。南宫慎、南宫胜和南宫赫也为此事开始忙碌起来,子沫想向南宫赫问问清楚但奈何两人都各有所忙一直都找不到机会。

东桑世子到访的前一晚,南宫慎又派小厮给子沫送来了东西,这次是一只绣着木槿花的小巧香囊,“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子沫见了很是欢喜,香囊悠悠的香味萦绕在鼻尖让人感觉莫名的安心。子沫谢过小厮后,将香囊系在了自己的腰间。

天顺梁皇二十一年,迎来了东桑世子宋岐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