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芸姐姐你没事吧?我来了,没事了,没事了。”子沫见到苏芸的惨状赶紧轻声安慰道。

宋岐宇缓过神来,明白自己被一个女子“暗算”了,心中大怒连忙扑了上去,子沫察觉到身后有动静赶紧起身挡住了宋岐宇的偷袭,两人在亭中打了起来,宋岐宇本就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加上喝了酒脑袋不清醒,三下两下就被子沫打趴在地。宋岐宇不甘心,嘴上还骂骂咧咧道:“臭娘们,惹了本世子你们别想有好日子过,你们给我等着。”说着拿起一旁在草丛中的棍子就向两人打去。

子沫本以为他早已爬不起来,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反击,来不及反应,她护在苏芸面前闭眼等待着那棍子的袭击。静默了一两秒,身上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子沫睁眼一看,南宫赫忽然出现挡在两人面前用手紧紧握住了棍子,转身问子沫道:“没事吧?”

子沫习惯性的摇了摇头道:“我没事,芸姐姐可能有事。”说着赶紧扶起狼狈的趴在地上的苏芸。

宋岐宇自然是认得温南宫赫的,碍于温南宫赫在苍都的地位他也不好太过分,但他也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宋岐宇轻蔑道:“玄幽王,你可要替本世子做主,这妮子上来就打我,还有那个在地上的,看我喝醉就勾引我。本世子真的是大开眼界,第一次见这样自个儿送上门来的妞儿。”

南宫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接着把目光放在了子沫和苏芸身上,像是在问发生了什么。

听到宋岐宇一番颠倒是非黑白的话苏芸更加泣不成声,她一边哭的抽抽搭搭的一边支支吾吾的向南宫赫诉苦道:“王爷你要替芸儿做主啊,他喝醉了撞到我身上,不仅吐了我一身还打我,甚至还……还……还调戏我!芸儿哪还有脸面见王爷你啊!我还是死了算了!”说着苏芸把自己的头直直的往地上磕,子沫见状赶紧拉住苏芸。

南宫赫脸上闪过一丝同情,但很快就消失了,接着看向子沫道:“苏伊,你来说。”

子沫安稳住一旁情绪波动厉害的苏芸说道:“我与芸姐姐来花园散步,我刚才去前头采梅花了,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这个流氓在打芸姐姐,于是我就上前踢了他一脚。没想到这人功夫竟如此差劲,一下子就被我踢飞了,但他依旧纠缠着我们,所以我才打了他。”

南宫赫刚刚就瞥到了散落在远处的梅花,他冷冷看着宋岐宇道:“世子可真是这么回事?”

这东桑世子一听南宫赫竟然在质问自己,一下便恼怒道:“怎么?堂堂北漠的王爷就是这么待客的吗?竟然相信这两个女子的话,本世子是喝了酒,但现在头脑清醒也能被她说成喝醉了吗?”

子沫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厚颜无耻,这里是北漠的皇宫,在这宫中做错了事竟然还敢如此的放肆,真是不把北漠的国发放在眼里了。东桑皇帝怎么会养出这样一个儿子!看来这东桑百年的基业看来是要毁在他手里了!

南宫赫也不是轻易可以惹的货色,他怒道:“怎么,本王爷未过门的妻子脸上的伤和裙子上的污秽都是她自己弄的,难道与世子你无关吗?”说完狠狠地瞟了宋岐宇一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