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慎早已经在后山等着,手拿着通宵背在身后,依旧是一身黑袍,他似乎真的很喜欢穿黑色……

子沫悄悄走到他身后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轻轻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南宫慎的右边,见南宫慎向右边回头,子沫又飞速绕道左边借机吓了他一下。南宫慎轻轻笑着也并不计较她孩子似的行为,他反而觉得在自己面前她能像孩子一样毫无防备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

子沫拿起他手中的萧细细研究起来,南宫慎见她很感兴趣的模样道:“怎么想学?想学的话本世子只好抽空教教你。”

子沫撇了撇嘴道:“不想学!倒是想听你好好吹一遍。”

南宫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两人盘腿朝前坐在地上,南宫慎拿起子沫递来的萧轻轻吹了起来。悠悠的箫声钻进子沫的耳中,飘向了远方……他的箫声依旧充满悲伤,月光照在他的唇上,子沫看着不禁出了神,这样美好的夜晚,这样柔软的嘴唇……她忍下想碰上去的冲动,心里还想着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这样。

一曲完毕,南宫慎转头见她像在沉思着什么也就并无说话,两人就这样肩并肩静静的坐着,美好的时光在身上流淌着。南宫慎想着这样过一生也是很不错的选择,生活中有萧,生命中有她……

好一会儿,子沫才渐渐收回了思绪,她突然转头问道:“你是怎么说服南宫胜的?”

南宫慎抬头看向月亮幽幽道:“你怎么肯定是我说服了他的呢?为什么不会是他自己想通了呢?”

子沫水灵灵的大眼睛依旧看着南宫慎道:“我就是这么的肯定,你表面虽然冷漠,但是作为兄长对南宫胜却是十分关心,你是一定不会看他这样痛苦下去的。”

南宫慎听此一番话轻笑出声,她说他并不是冷漠之人,言下之意他还是有情有义的,这让他不禁心情大好,道:“南宫胜是个聪明人,我稍稍一点拨他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他想娶平安就要强大起来,强大到让任何人都不敢说‘不’字。”

子沫知道他是个果断的人,做事不拖泥带水,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与其抢了南宫胜的第一不如点拨他扶持他,这样的他在冥冥之中也吸引了她。

“你可曾想过你今后的夫君会是什么样的吗?”南宫慎见子沫久久不说话,像是有意找着话题聊一般。

子沫惊讶他竟会问这个问题,不过说实在的她的确有幻想过今后的夫君是怎么样的,想必女子都会有这样的还想吧。子沫开口描绘道:“我想他一定是个风度翩翩,睿智有才的人,起码得比我聪明吧。”说着看着地上傻笑了一声。

南宫慎温柔的望向她道:“比你还聪明的?那岂不是只剩下我了?”

子沫知道他是在调侃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她假装微怒道:“这天底下比你聪明的人多了去了,难道我还非你不可?”

“要是我非你不可呢?”南宫慎反问道。

子沫又是一愣,没有料到他会如此直白,这样的直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子沫还是十分的不习惯,她不知怎么的忽然又想起了玉坠的事情,南宫赫的脸突然出现在她脑海中,她脑袋微痛。

南宫慎见她没有回答也并没有逼问,他又拿起手中的萧吹了起来,箫声还是一如既往的凄凉。在这月色和箫声之中,子沫迷茫了,她进宫是为了解开心中疑惑的,可如今她一个疑惑都没有解开,却在这儿莫名有了如此之多的牵绊……

心烦意乱的子沫拿出藏在袖口的陶埙吹了起来,就如那晚一样,埙萧和鸣。只是这一次并不是一个在城楼下一个在城楼下,而是肩并着肩,身挨着身,更加能感受到对方散发出来的忧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