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看到两人进门,连忙站起来问道:“你们没事吧,芸姐姐她们也没事吧?”

南宫胜赶紧把子沫按回了座位道:“没事没事,毫发无伤,现在已经在金风殿内歇下了。倒是你和三哥,伤的最是严重,三哥现在怎么样了?”

子沫听到其他人都没事也就松了一口气,想起南宫慎她皱了皱眉头道:“中了一箭,王太医现在在里面拔箭。”

“什么!三哥中箭了?该死的!当初就不应该放过他们的!”南宫胜愤愤道。

子沫垂目无精打采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只希望他能没事。”

南宫胜看上去有些懊悔,当初留下的祸患现在又出来祸害人了,还连累了这么多无辜的人。

南宫赫淡淡看了一眼被鲜血染红的衣袖道:“苏伊,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你手臂的伤吧。”说着派龙昊去请了太医院的蒋太医来。

蒋太医替子沫处理了一下伤口,道:“姑娘这几日不要碰水,少吃些辛辣的食物,当然要避免剧烈的手臂运动,按时敷药过几日就会痊愈的。微臣再给你准备一些祛疤的药膏,姑娘一定要记得敷。”

子沫半听着轻轻点了点头,但心还留在南宫慎身上。南宫赫接过蒋太医写好的方子让龙昊跟着蒋太医去太医院抓药。龙昊心里那叫一个苦,自己明明就是贴身侍卫却做着贴身婢女的事情。

此时王太医走了出来,子沫连忙起身凑上去焦急的问道:“太医怎么样?世子有没有事?”南宫胜也着急的凑到了王太医的身前。

王太医道:“世子身上的箭已经取出,并无大碍。只是身子还有些虚弱,静静调养小半月便可痊愈,微臣开一些药方和外敷的药定期给世子服用便可。”

子沫听到王太医这样讲瞬间松了一口气道:“多谢你了王太医。”

王太医看向子沫复又说道:“世子已经醒了,请姑娘你进去。”子沫这才反应过来王太医是在对自己讲话,心中虽然有些疑虑但还是迈着小步走了进去。南宫赫望着窗外的脸看不出半丝的情绪。

寝殿内灯火通明,子沫小心翼翼的掀开帘子走了进去,只见南宫慎上半身chìluǒ着的在床上微微坐起,受伤的胸膛上缠绕着一层厚厚的白色纱布,脸色比以往苍白了许多。见他闭着眼睛,子沫放缓了自己的脚步尽量不打扰到他休息。

没想到南宫慎忽然开口道:“这么小心干嘛,我又不是死了。”子沫想都没想立马过去捂住他的嘴道:“呸呸呸!瞎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一点都不避讳的吗!”冰冷的小手覆盖上南宫慎温柔的唇,让他瞬间清醒了几分,唇上那柔软的触感不禁让他又想起雪地里的那一吻,南宫慎抬头望向子沫的唇,眼眸中蒙上了一层yùwàng。

子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放在了哪里,赶紧将手收了回来,强装镇定道:“你没事就好了,之后几天我来照顾你吧。”

南宫慎见她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也就没有推脱,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呢!南宫慎拉住子沫的手让她坐到了床边,查看了一下她手臂的伤势,看到已经处理过了也就放心了。忽而他将那块染血的手绢拿了出来,子沫看了一眼垂头道:“只可惜我送你的第一件礼物被这样子弄脏了,赶紧丢了吧,我再给你绣一件便是。”说着抬手要去拿那块绢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