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慎知道子沫向来是一个细心的女子,看来她对他也真的是上了心的。但南宫慎知道她这样做是想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除此之外有没有其他的情感南宫慎也就不得而知了。子沫细细看了看东宫的装饰,山水墨画居多,没有过多华丽的装饰,整间房就和人一样淡雅冷漠。

南宫慎见她环视了一圈,道:“喜欢吗?”

一时间子沫没有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南宫慎不语笑着看她,她这才明白他问的是喜不喜欢房间的布局,子沫道:“挺好的,就是太素净了,没有生气。”

南宫慎柔声道:“那我让人去外头采点梅花来装饰装饰。”

一提起梅花子沫就想到那个混账东桑世子,他如今还在这宫中,自从那件事之后子沫见了他都是绕的远远的走,不是因为害怕只是因为不想和这种人扯上关系,她有些愤愤道:“还是算了吧。”

南宫慎见她面露不悦也就没有再坚持,不一会儿,婢女将刚煮好的粥端了进来。子沫接过粥坐到南宫慎身边,轻轻将粥吹凉了一些才送进南宫慎的口中,动作一气呵成又十分自然,两人之间没有丝毫的尴尬。

南宫慎一边喝着粥一边看着一旁的书,子沫瞟了一眼他手中的书到:“没想到你还看农作书,怎么想要以后归隐山林过着‘桃花源’的生活?”

南宫慎的目光依旧停在书上,嘴上却应道:“不用等到以后,外面这片院子就可以种,而且我已经在种了,改日差人送你一些菜。”

在东宫逛了一圈,子沫脚都有些酸痛了。

这世子住的地方果真是不一样,这儿比金风殿还要大,子沫心想着这么大的地方就南宫慎一个人住难道不会感到寂寞吗?这宫里的下人也只是恪尽本分的服侍他而已,身边连个可以讲真心话的人都没有,果真是“高处不南宫胜寒”啊。

午膳时分,子沫如约回到了寝殿,见南宫慎已经下床了,子沫微微有些担心他的伤口。南宫慎像是猜到了子沫心中所想,开口道:“我从小习武,这点伤算不了什么,别担心,快过来用膳吧。”

听他这样一说子沫便放下了心,欢快的走到桌前坐了下来,托南宫慎的福,一桌子的山珍海味。

用膳间子沫好奇的问道:“昨夜刺杀我们的到底是何人。”

南宫慎在她面前也毫不避讳,他本就不想对她隐瞒,何况她昨晚还受了伤是有权利知道伤她的是何人。

“是暗夜阁的人。”南宫慎见她疑惑的模样继续道:“暗夜阁是江湖上一个神秘的组织,这个组织只在夜晚行动,此组织专门收人钱财替人杀人,他们只认钱不认人,许多无辜的百姓都死在他们的手上。”

子沫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组织,只听南宫慎继续说道:“暗夜阁的训练极其残酷,你如今是北阁的副统领自然是了解北阁训练的方式,而那暗夜阁比北阁残酷十倍。”子沫心中有些惊讶,毕竟北阁的残酷已经极其不人道了,要是这暗夜阁比这北阁还要残酷十倍,子沫不敢想象里面堆满了多高的尸体。

“所以那次你和南宫胜去安阳城,是为了剿灭暗夜阁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