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预料中痛苦的叫喊声,子沫缓缓张开了眼睛,只见南宫慎一袭黑衣站立在大殿内,手上的剑冷冷横在了砍向宋岐宇剑的下方。南宫胜脸上一闪而过的吃惊逃不出子沫的眼睛,现在也只有南宫慎能拦得住南宫胜了,南宫慎的脸上不带有一丝的表情,冷冰冰的话语振聋发聩,“不想让平安死的话就住手。”

南宫胜一听此话突然抱头痛哭起来,方才还挥舞的剑此时被丢到了一边。子沫立马过去将踢远了些,南宫慎收了剑背过手去冷冷看着痛哭的南宫胜,眼中浮现出一丝丝的心疼。

宋岐宇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没有了方才的抱头鼠窜样,道:“哎呀!南宫慎世子你来的正好,可救了我一命啊。”

见到地上脆弱无助的南宫胜,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被砍断的手指。刚才一直被恐惧支配着,现在左手像是整条断了一样疼痛,他过去狠狠踢了南宫胜一脚道:“就凭你还敢要本世子的命?你砍了本世子的一根手指,本世子就要让你用一条手臂来还。”骂骂咧咧的捡起地上的剑想趁着南宫胜伤心之余砍下去。

子沫一见,冷冷的将南宫赫的佩剑横在了宋岐宇的脖子上,冰凉的触感让他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子沫道:“你这臭娘们居然敢把剑架在我的脖子上?”

“世子你看清楚了,这是我师父玄幽王的佩剑,剑在此,人在此。”子沫知道宋岐宇是忌惮南宫赫三分的,所以来时特地拿了南宫赫的佩剑,为了南宫胜和平安冒这样的险也是值得的。

果然听此一番话,宋岐宇恨恨的收回了剑道:“你居然拿玄幽王来压我?你们给我等着,本世子的手指不是白断的。本世子会从他身上全部讨回来的!”泄愤似的朝南宫胜狠踹了几脚之后走出了顺庆殿。

南宫胜仍旧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子沫不由开始担心起来。

南宫慎一把拦住想要前去阻止的子沫道:“别痴心妄想了,这件事已经闹大了。与其阻拦不如想办法解决。”

子沫泄气似的靠在了门边,好一会儿三个人就这样沉默着。子沫心里清楚这是暴风雨到来前最后的平静了。

南宫慎绷着脸看了一眼地上的南宫胜突然开口道:“与其在这儿浪费时间不如回去看看平安,然后想办法解决问题。”

此话一出,南宫胜像是回过神来喃喃道:“平安……平安……平安!”突然站起来冲进了雨中,子沫见状顾不得南宫慎也走进了雨中。

走出顺庆殿,南宫慎一把拉住子沫道:“别担心,他是去找平安的。慢点走,让他们两个人好好谈一谈。”于是子沫和南宫慎慢慢走在雨中,此时雨势已经转小了许多,上次和他一起走在雪地中,现在却是和他一起走到雨里。只是那时候两个人都是没有烦恼的,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谁心里都不好受。

子沫鬼使神差的握住了南宫慎的手,南宫慎突然一愣,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这样做却依旧是紧紧握住了。子沫从冰冷的大掌中得到了力量一般,迈着步子一步一步向金风殿走去,有些事情不得不鼓起勇气去面对。

“南宫慎,谢谢你。”子沫艰难地从干涩的喉咙中发出声音。

换做其他人或许不懂为何子沫要说谢谢,但是南宫慎却懂了,这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不需要把所有的话都说得很明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