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为时已晚,忽然一片阴影靠近,照在了三个人的身上。

子沫感受到了人的靠近,她全身僵硬的缓缓抬头,看到来人时,瞬间浑身一片冰冷。

“南宫胜……”子沫冷的麻木的唇轻轻颤抖着喊出了那人的名字。手也不自觉的松开了,平安痛苦的shēnyín声清晰的传入三人的耳中。

南宫胜死死盯着地上痛苦的平安看了很久,他蹲下身手掌轻轻抚摸着平安苍白的脸颊。突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子沫在他身上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眼神,像是要大开杀戒一样。

南宫胜头也不回的提着剑一步一步向殿外走去,子沫知道他要去找宋岐宇那个混账,但她绝对不能让他如此冲动,意气用事只会害了平安!虽然宋岐宇该死,但是如果南宫胜杀了他就等于将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

子沫连忙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妙凝你先把平安带进屋,然后赶紧去东宫找南宫慎,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快去!”

从未见过此番情景的妙凝不停的在哭,虽然害怕但她还是应了下来,看到子沫向外走去,她大喊道:“小姐你去哪儿!”

“去找南宫胜!”

子沫赶紧奔向大殿取了南宫赫的佩剑,便再次冲进了雨里。

狂风骤雨,电闪雷鸣,南宫胜手持着剑一步一步向黑夜走去。

平安痛苦狼狈的模样不断在脑海中浮现,一点一点的夺走了他的理智,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宋岐宇千刀万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南宫胜迈着坚定的步伐向顺庆宫走去,他的眼神空洞无物却是折射出杀人的光,浑身散发的戾气让人不敢靠近半分。

南宫胜一脚踹开大殿的门,喝醉酒趴在桌子上的宋岐宇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他只着了一件薄薄的内衫,衣领口大大的敞开着

宋岐宇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半醒的眸子眯着呵斥道:“哪个找死的!居然来打扰本世子的兴致,来人啊!”

不等话说完,南宫胜上前一脚踢开一旁的木凳,右手一把掐住宋岐宇的脖子就把他的头往桌子上按,宋岐宇挣扎着,但奈何南宫胜力气太大他丝毫无法动弹,南宫胜的双眼红的可怕,他一字一句道:“你这个畜生,居然敢这么对她!”

宋岐宇被掐的面色通红,想说话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南宫胜面带狠色,手指还在一点一点的收紧,看到宋岐宇痛苦的模样他心里连一丝解气的感觉都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