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胜的脸上失去了以往的纯真和稚气,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侮辱任谁看了都会发疯。

南宫胜的身子忍不住开始抽搐,但是手上的力量丝毫没有减少,他红着眼睛痛苦道:“你这个畜生!她是我放在心尖上的人,你居然玷污她!”说着手上的动作又狠了几分,宋岐宇整张脸因为呼吸不畅涨成了猪肝色,他的意识开始涣散,眼睛也直突突的往外瞪着。

“你用哪只手碰了她,说!说啊!”南宫胜大吼道。

宋岐宇连意识都没有了更加是不可能开口说话了,堂堂北靖国的世子当然受不了这样的气,他扭过头,眼神愤怒且轻蔑的看着南宫胜。

南宫胜被这样的眼神深深刺激到了,那眼神仿佛在说:“我就玩了,你能那我怎么样?”,南宫胜提了提手上的剑道:“好,不说是吧?那我就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砍下来!”

宋岐宇奋力挣扎着,他越是挣扎南宫胜就越是发狠的按着他,他先将宋岐宇的左手拿到桌子上,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宋岐宇见他真的要砍自己的手指,竟吓得失禁了!尿液顺着腿部一点一点掉落在地上。

南宫胜从他害怕的样子中得到了kuàigǎn,一想起平安在他身下受到了什么样的屈辱,没有丝毫的犹豫,转瞬之间手起剑落,伴随了一惨烈的叫声,宋岐宇左手的小指血淋淋的滚落到地上。

因为疼痛,他的身子不断地抖动,腿早就已经发软,若是没有南宫胜掐着脖颈恐怕他早就滑落在地了。南宫胜还不解气,发狠似的提剑又要砍下一根。

“住手!”

子沫看到此番情景立马出声呵斥,南宫胜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眼见着宋岐宇第二根手指就要没有了,子沫立即一跨步向前将南宫胜手中的剑挑落在地,一掌打在南宫胜的右臂上,南宫胜来不及反应随即放开了宋岐宇的脖子。

没有了南宫胜的钳制宋岐宇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小指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啊!啊!啊……本世子的手指。啊!本世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南宫胜随即反应过来,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提着剑向地上的宋岐宇乱砍下去。剑剑发狠,剑剑要命,子沫毕竟是女子力气敌不过南宫胜,她尽力挡着一剑又一剑,大喊道:“南宫胜住手!你这样根本帮不了她!南宫胜,你冷静下来!冷静!”南宫胜根本就听不到子沫的叫喊,他一心想要宋岐宇的命,宋岐宇狼狈的在地上爬来爬去躲着南宫胜的一剑又一剑,断断续续的话语警告着南宫胜,“你完了,你完了,你完了……我要让皇上把你这个杂碎千刀万剐。住手,给我住手……”

“呵,千刀万剐?那我就要看看到底是谁先被千刀万剐。”南宫胜冷冷出声,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

子沫自然也是希望宋岐宇这个混蛋被千刀万剐,但是南宫胜终究是不能这样做的,这样只会把他自己推进深渊当中,子沫顾不得眼前的情形大喊着:“南宫胜,你杀不了他的!”

南宫胜的手霎时停在了空中,见他找回了一点理智,子沫赶紧道:“他是北靖世子,你杀了他皇上会放过你吗?北靖会放过扶梁吗?!”

南宫胜红着眼睛转过头死死盯着子沫一字一句道:“那平安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她活该吗?!就因为她的身份她就要忍气吞声吗?!你们做的到,我南宫胜!做!不!到!”

子沫的心被这一番话击垮了,她何尝不知道平安的无辜,这样的做法的确算是便宜了宋岐宇这个人渣但是却要把南宫胜自己搭进去……不得不面对平安只是婢女的事实,就算这件事闹大宋岐宇也得不到应有的惩罚,皇上肯定会选择牺牲一个平安而去换两国的和平,甚至于……牺牲自己的亲生儿子。

南宫胜说完提剑冷冷向正往桌子底下的宋岐宇砍去,眼见着剑就要落在他的身上,子沫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