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种种的疑惑搅乱了子沫的思绪,如果司魅要引出的人不是南宫慎,那会是谁?而自己除了南宫慎又能引出谁呢?

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现在暂时是安全的,那个人没来之前她都是司魅手中的筹码,她虽然害怕但还是要争取机会了解更多的情况才行,“你要找的人究竟是谁?和我又有什么样的关系?你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话刚说完,司魅的手指就覆在了子沫的唇上,再一次俯身贴在子沫耳边道:“嘘……他来了。”

子沫雾蒙蒙的眸子向前望去,远处悠悠飘来一只乌篷船,船上的男子因为离得太远子沫看不清面容,待靠近时,子沫瞪大了眼睛惊叫出声道:“师傅?!”

船上的人正是南宫赫,子沫心中的疑问更加重了。为何司魅要找的人是南宫赫而不是南宫慎?南宫赫到底和他又有什么样的过节?

司魅又轻轻开口道:“你的用处还真大,这不,又有一个人愿意为你送命了。”说着命令一旁的船夫将子沫的手脚都绑了起来,将她丢在了船的后尾。南宫赫忽然纵身一跃跳上了司魅的乌篷船,承载了四个人的小船显得更加的拥挤不堪。

司魅向南宫赫伸出手,魅惑一笑道:“玄幽王,我要的东西呢?带来了吗?”

南宫赫从袖口中掏出一枚小小的东西举到头顶道:“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给你可以。但你要怎么保证我徒弟的安全?”

子沫向前轻轻挪动想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司魅如此想得到,但奈何手脚全部被紧紧绑住,动了半天都没有前进几分。

司魅回头看了船板上的子沫一眼道:“当然是一手交货一手交人。”说着将子沫从地上拽起来拉到了自己的身前,子沫这时才看清楚南宫赫手上拿着的是一枚指环。子沫不知道这指环有何意义,但是看到司魅这么急切的想要得到,想必这东西能带来巨大的利益。

子沫望着南宫赫,在他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没有着急,没有愤怒更加没有担忧。

“玄幽王,为了确保你不耍什么花样,我还给你带来了另外一个人。”说着司魅打了一个响指,只见另外一条在黑暗中的乌篷船缓缓靠近。

子沫心中隐隐升起的预感在看到船上人的时候应验了,船上被绑的人是苏芸,但是船夫只是挟持了苏芸并没有将她的手脚捆绑起来,大概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子沫没想到司魅居然有本事从戒备森严的皇宫中将人悄无声音的绑出来,苏芸一看到南宫赫就向看到了希望一样大喊道:“王爷!王爷!王爷快救我!芸儿害怕。”说着挣扎了起来,剑在她雪白的脖子上划出了一丝血。

“啧啧啧。”司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王爷选伴侣的眼光可比选徒弟的差多了,才这么点‘小恩小惠’就被吓成了这样?”说着玩味的看着子沫。南宫赫眼中折射出要杀人的目光,眼睛像狼一样紧紧盯着司魅一字一句道:“别!碰!她。”

“哦?别碰谁?”说着司魅慢慢将手靠近子沫的脸,子沫也不躲,眼神冷冷的看着他,司魅心中更升起一股兴趣。南宫赫心中窜起一股怒火,握着剑的手紧了紧,眼中射出的光像是要杀了司魅一般,反倒是子沫十分的镇定自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