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慎这才隐隐感觉到胸膛上的痛意,刚刚一心扑在子沫身上,都没有察觉伤口这会子又有些裂开了。

但他依旧留在原地没有挪动脚步,子沫睁大眼睛看着他道:“你还不回去吗?”

南宫慎走到窗前看着天上的圆月道:“等你睡下我才走,不然我实在是不放心。司魅他……为何绑你?”

子沫一愣,不知道应不应该对他说实话,但是南宫赫出现在那里他一定会有所怀疑吧。如果说司魅绑她是为了引他出来,聪明如他,他一定不会相信的,而且如此一来苏芸被绑一事也解释不通。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司魅为何要找南宫赫,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那枚指环又是何物?

“我不知道……”子沫低下头轻轻的说道。

南宫慎自然知道她现在是因为心虚才低下了头,他仍旧看着月亮淡淡道:“我不逼你,你知道的我全知道,你不知道的也是我想弄清楚的。”

子沫见他没有再追问便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是妙凝刚好进来说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子沫逃似的走进了隔间。

南宫慎站在窗前望着月亮,脸上又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冷漠。

子沫本以为南宫慎刚才说等她睡下再走的话不过是玩笑,所以当她泡好澡出来看到南宫慎还在时微微有些吃惊道:“你还没走?”

南宫慎回过神走到子沫床边坐下道:“不是说了等你睡下我再走吗,你见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谎话?”子沫听出了这一番话的意思,对于刚才子沫骗了他,他还是十分耿耿于怀的,于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见南宫慎起身要走,子沫急忙叫住了他,“南宫慎!”南宫慎听话的停住了脚步,等待着她的下文。

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子沫开口道:“南宫慎,我以后不会再骗你,我保证。”

南宫慎的背影滞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他走出了子沫的寝殿,子沫以为他没把自己的话当一回事便觉得有些失落。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南宫慎听到这一番话嘴角比平时开心时还要上扬了一个弧度。

夜深,子沫已经熟睡,今晚发生了这么多事,躺在床上神经一放松下来便睡着了。

依旧是那个梦,梦中的少女跟在男子的身后一直叫着:“师傅!师傅!”可男子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少女的声音开始沙哑起来,渐渐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呐喊之声……这样的痛疼为何会如此的清晰?

南宫赫推门入殿,月光照在子沫安详的脸庞上。他轻轻走到床前,坐在床边温柔的注视着睡梦中的子沫。

“师傅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为什么要丢下我,为什么,为什么……”子沫喃喃说着梦话。

南宫赫此刻的心像是被揪住了,在她的梦里是有他,为何醒来后她的眼里却没有了他?他不想看到她好看的眉头皱起,于是伸出手像是对待珍宝一样轻轻的将子沫的眉头抚平。心里的心酸与苦涩时刻刺激着南宫赫的神经,她与南宫慎在一起的一幕幕总是跳进他的脑海中,让他一不小心就失了控。

今夜她一定以为是南宫慎救了他吧……实在是可笑,明明一开始接近她只是为了其他的目的,为什么最终沦陷的是自己?为什么她能这么轻易的就忘记了?为什么现在自己心中会有这么多的不甘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