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事的,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从此人的背影来看是极像沈长风的,只不过子沫心中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就这样子沫和妙凝跟了一路,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街边的灯都亮了起来,夜色中,那人的身影更加不好辨认了。

不一会儿,两人跟到了那日上元节遇刺的湖边。湖上飘着好几只大船,嘈嘈切切的琵琶声萦绕在子沫的耳边,许多公子在船上欣赏着女子们的歌舞,好一副骄奢的画面。只见那人毫不犹豫的上了一只乌篷小船,船只悠悠向湖中央飘去。

子沫急忙回头跟妙凝说道:“妙凝你不要随我上船了,你去远一点的地方偷偷看着,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你立刻回宫告诉世子。”妙凝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小姐你千万要小心,保护好自己啊!”

子沫轻轻点了点头,上了一条停在岸边的乌篷船,子沫示意船夫跟着前面那艘船,小船飘飘荡荡的跟在那艘船后面,子沫紧盯着前面的人。

周围的丝竹声忽然间更加嘈杂了,前边的乌篷船突然加快了速度,灵活的在水中急速的穿梭,不一会儿那身影便消失在夜色之中。子沫察觉到周围环境的变化,突然之间心中泛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自己一直跟到这里都没有跟丢为何上了船他就这么轻松把自己甩掉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但她还是保持着平常的冷静,道:“别追了,掉头回去吧。”

话音一落,突然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了子沫的船上。子沫立马感觉到有一把剑架在了她脖子上,她刚才就知道自己大概是回不去了,但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保持镇定,她清冷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大费周章的将我骗上船难道就是为了把刀架在我脖子上?”

身后的黑衣男子似乎没有料到她会如此的镇定自若,不禁有些佩服了。

子沫知道这次是自己大意了,从一开始就掉进了陷阱之中,现在才醒悟过来实在是太晚了些,好在让妙凝留在了岸上,见自己迟迟不上岸她应该会去找南宫慎。事情已经到了如今的地步,懊悔也没用了,当务之急是想着如何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然后逃脱。

“说吧想要什么?”子沫依旧是冷冷的开口。

身后的男子邪魅一笑道:“南乐公主苏子沫果真名不虚传呐。”

这声音!是司魅!

子沫瞬间浑身战栗,他居然知道自己的真是身份!这怎么可能……就连南宫慎和南宫赫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他是怎么知道沈长风的?!此时此刻,子沫心中只剩下了震惊,她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镇静一定要镇静!

司魅大笑道:“哈哈哈,怎么?害怕了?还是很吃惊我居然知道你的身份?”司魅高大的身躯钳制着她,让她动弹不得,身后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子沫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