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赫这时才想起苏芸也落水了,他赶紧向苏芸的方向游去,此时的苏芸在水中扑腾了几下便被前来救援的士兵托住了,只是略微呛了几口水并无大碍。但是因为之前的溺水,苏芸早已经对水产生了恐惧,此时见南宫赫赶到了她身边,她立马紧紧环着南宫赫的腰道:“芸儿怕水,王爷救我。”苏芸本就是千金小姐,平时举手投足之间也尽显优雅大气,但是一碰到温南宫赫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理智一般,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生怕南宫赫丢下了她似的。这样的失态对于苏芸来说是少见的。

南宫慎立马将子沫救上了岸,此时她仍紧闭着双眼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南宫慎赶紧将她的身子放平,双手按压在她的胸膛上,想把她呛入的水给排出来,但是按了几下还是无果。

见此情景南宫慎没有丝毫犹豫的将自己的唇覆盖在子沫的唇上,两片冰冷的唇瓣贴在一起变得愈发冰冷了。周围的士兵看到此番情景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在他们的印象中世子是冷漠又狠厉的,现在竟然会当众亲吻一个女子!有些识趣的士兵默默撇过了头不敢再看。

南宫慎一下一下的给子沫渡着气,,双手配合依旧按压着胸膛,心中强烈的喊着:“苏伊快把水吐出来,快吐出来!快醒醒啊!苏伊别吓我!”

梦中,子沫眼见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待走近时子沫才发现是南宫慎!他一声不吭的走到她的身边,默默将身下的披风解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静静地做到了她的身边。

子沫一下子就感觉暖和了起来,心中的的恐慌和寂寞也消散了一半。南宫慎拿出洞箫轻柔的吹了起来,与以往几次不相同的是,这次的箫声轻柔欢快让子沫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画面一转。两人离开了冰原,周围成了一片花丛。出暖花开,鸟儿在天空中飞翔,微风拂面,阳光照的人暖暖的。

“噗”的一声子沫体内的水全部吐了出来,南宫慎见了立马舒展了眉头,“咳咳咳。咳咳……”子沫狂咳着,南宫慎立马将她的上半身扶起,温柔的拍着她的背,还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吐出来就没事了。”

子沫咳了一阵,将腹中的水尽数吐了出来,她沾了水的睫毛如被雨打湿了的蝴蝶翅膀一样扑朔着,迷茫的看着眼前的南宫慎,刚刚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样……

南宫慎见她脆弱无助的样子心疼的抱紧了子沫,像哄小孩子一样柔声道:“已经没事了,不用怕了,没事了。”

看到她落水的那一刻,南宫慎的原本冰冷的心像是沉入了海底冰封住了一样,周围所有的声音在那一刻都消失了,他心里想的只有赶紧下去救她,他要她好好的活着!在这种危急时刻南宫慎才知道她对于他来说不仅仅只是知己!

周围的人又是一场目瞪口呆。

南宫赫一上岸就看到此番情景,心中不免泛起一丝苦涩,明明自己可以为她做这一切的。可现在却是另一个男人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而他却要救名义上的“夫人”,南宫赫的呼吸紧紧窒住了,呆呆的站在岸边看着眼前的一切,脚连半分都挪动不了。

一旁的苏芸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她轻轻咳了一声,南宫赫回过神来,道:“赶紧送苏小姐回宫,请王太医来看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