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就是南宫慎救了自己……子沫在心中嘀咕着,现在在他口红怎么就成了自己救了他呢?想来也是,要是让皇上知道他是为了救她而受伤的,皇上指不定是不会放过她的,如此一说子沫倒还是有功了。

皇上的脸上出现了吃惊的表情,他细细打量了子沫一番,此女子不卑不亢,言行举止也尽显皇家的气质,看来并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知子莫若父”,皇上从南宫慎三言两语中便能感受出来他对子沫的喜欢,从那日寿宴以及马瘟一事看来,她的确是聪慧又机灵的女子,这样的女子留在南宫慎身边可是大有好处。

皇上看着子沫的目光不由变得欣赏起来,道:“苏伊你每次都能让朕眼前一亮啊,这次朕也重重有赏!”

子沫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自己面对的是一国之君,喜怒无常轻易就可要人性命的,她不卑不亢道:“谢陛下恩典。”

南宫慎开口道:“父皇只要准许苏伊这几日陪在儿臣身边就好,儿臣难得遇到意趣相投之人。”

皇上听此一番话不禁喜笑颜开,作为一个父亲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南宫慎这样打开心扉的模样了,看来他是真的喜欢眼前这位苏伊姑娘。

“好,那就答应浔儿。”

又闲聊了几句,皇上便回去了,走之前还不忘看上苏伊一眼,眼中流淌出来的欣赏让子沫有些不好意思。

皇上一走后,子沫便瘫坐在了桌前道:“可吓着我了。”

南宫慎轻笑出声道:“没想到你也会怕父皇,我本以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子沫干笑一声道:“我怕小命不保。”说着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

南宫慎在一旁温柔的看着她。

“我可不敢吃,你还是自己留着煮粥喝吧,正好这段时间调理身子。”子沫嘴上说着嫌弃但内心还是十分期待的,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很快一碗粥就见底了,接下来就是换药了。南宫慎配合的坐直了身子,子沫犹犹豫豫的看着他精壮的胸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南宫慎见她为难的模样便自己解开了纱布,伤口因为撕扯又有些裂开了血微微的向外流着,红的发黑的伤口旁的一些血已经凝结了,看上去更加的触目惊心,子沫的心猝不及防的疼了一下。

子沫俯身靠近南宫慎的胸膛,小心翼翼的处理掉已经凝结了的血块,轻轻地抖落了一些王太医给的药粉,伤口接触到药时,南宫慎倒吸了一口冷气,微微的疼痛感瞬间蔓延全身。子沫立马住了手有些慌张道:“没事吧,是不是我下手重了?”

南宫慎忍着疼痛道:“没事,不用管我你继续吧。”

南宫慎无意间发现她腰间系着一块熟悉的玉坠,不出片刻他就想起来这是南宫赫之前佩戴的那块。他轻触上那块玉坠道:“皇叔送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