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执白棋,世子执黑棋。

子沫神色淡定,没有丝毫的慌张。棋如人生,落下的每一子都要经过深思熟虑,可谓一步错步步错,一步走错便是满盘皆输。

在这深宫之中生存就如同这下棋一般,稍一大意便会小命不保。

不管是这皇上还是世子哪怕是那六皇子一口开便能轻易要人性命,同样的,面对皇上不管是小小的宫女、朝堂上的大臣甚至是皇上的亲骨肉都有可能因为一句话而丢掉性命。

子沫虽身为公主却也要谨小慎微,更何况她现在在这北漠皇宫中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色。

世子看着白玉棋盘,心中思绪万分。他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同除了皇叔外的人下棋是什么时候了,

用苍白细长的两指捻起黑棋举到眼前,似在看着棋子神游又似在观摩整盘棋思考下一步该落在哪儿,子沫偶尔看他一眼,而他却不曾将目光放在她身上。

只见他轻轻将黑子落在棋盘上,离手,又捻起一枚棋子,动作一气呵成。

子沫看向棋盘眼睛射出皎洁的光,他终是大意了。她飞快落棋,对黑棋形成了包围。

世子谈谈扫了一眼棋盘,顿时心中一惊,本以为她说会一点只不过略懂皮毛而已他也是借此来打发时间,现在看来她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输赢已成定局。

这时他才抬眼细细看眼前这位姑娘,她有一张绝美淡然的脸,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

灵动却又闪着温柔的星光,更吸引他的是她身上如兰的气质。她与其他女子不同,她身上有让人精心安定的本领。

看到坐在对面的世子出了神,子沫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世子,该你了。”

世子回过神来看着子沫眸色都变了几分,道:“姑娘棋艺高超,这局是本世子输了。”

子沫抬起头,两人视线交汇的瞬间,世子放佛要被这女子吸了进去一般,那眼眸中满含智慧的光。

堂堂一国世子大大方方认输也并未觉得因输给一女子而丢脸,子沫不免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

“再来一盘,这次本世子可不会大意了。”

子沫笑着应允。

子沫手执白棋先行落盘,而世子这一回所走的每一步都小心谨慎,面对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切不可大意。

子沫心中微微一惊,他认真起来实力真是不容小觑,每一步棋都将她步步紧逼,可见他心思缜密又决断有谋。

转眼两个时辰过去了,然而这盘棋并没有结束。

现在的形势对子沫十分不利,她陷入了沉思,接着犹豫地落下一子。

而世子对这盘棋早已在掌握之中,他飞速落下一子。子沫来不及将手收回,指尖相触,一股异样感传遍全身。

指尖的酥麻感让世子有些不知所措,他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此时,妙凝恰好推门而入。下棋讲究心静最忌讳的就是有人扰乱思绪,世子心中不悦,冷冷的瞟了妙凝一眼。

妙凝心中一颤,但还是向子沫走去伏在子沫耳边低语:“小姐,你清晨将陶埙落在竹林了,妙凝知道这陶埙对你意义重大,便给你寻了回来,小姐可一定要好生收着。”说着便从衣袖中拿出陶埙递给子沫。

子沫接过陶埙,将它轻放在一旁。妙凝见两人还在下棋便退了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