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时的金风殿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南宫赫昨夜担心子沫咳疾无法入睡,便吩咐炖了冰糖雪梨。

夜晚给她送过去时发现殿内没有她的身影,南宫赫踱步到园中发现自己珍藏的女儿红被挖了出来,坛内的酒已经少了一大半,一旁倒了的枣子树旁还放着子沫的佩剑。

南宫赫一看心中便已经知晓,把殿内翻了个遍也没寻到子沫。南宫赫动用了整个金风殿的人在宫内寻找,愣是没发现子沫的身影。

金风殿众人一夜无眠,回禀的人报告说,除了前朝、皇上的寝殿、军机阁和东宫外都已经找了个遍。

妙凝在一旁急红了眼道:“怎么会呢!小姐还能去哪儿啊,不会是喝醉了掉进湖里了吧?难道是被别人绑了去?!”

“呸呸呸!妙凝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吗?苏伊姑娘一定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

平安在一旁肯定的说道。平安打心底里知道子沫对自己是真的好,她不像宫里其他主子一样仗着自己的身份对下人盛气凌人,因为子沫对她付出了真心所以平安也拿真心回报。

“东宫……”南宫赫暗暗握紧了双拳,狠声道:“苏伊啊苏伊,你可千万别在东宫!”顷刻间手中的酒杯碎成了几片。

众人见南宫赫这样皆是大气都不敢喘,只能在一旁默默等着他下命令。南宫赫冷静了一会儿道:“不必再去找了,都累了一整晚了,退下歇息去吧。”

众人退下后,南宫赫依旧坐在大殿中一动不动,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又像是在缓和自己的情绪,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金风殿的大门,心中暗暗期盼着下一个进来的是子沫。

子沫整理好衣衫,一推开门便发现外头白茫茫的一片。

“哇!雪!”她欢脱的跟个小孩子似的跑进雪中,一会儿仰着头转着圈感受雪花飘落的感觉,一会儿用手捧起一手的雪向空中扬去。江南女子见到雪总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愫,子沫生平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雪,纵使冷的彻骨她也丝毫不愿意离开雪地。

南宫慎见她玩的开心也没有催促她回去,二十出头的女子再冷静从容也有调皮的一面,子沫见南宫慎走来,弯腰抓起一把雪就朝他丢去。

南宫慎没有任何防备生生被砸了一脸,子沫见砸中了他便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在雪中大笑,南宫慎也被她带动着抓起一把雪就向她丢去,子沫一边笑着躲闪一边也不甘示弱的搓了个更大的雪球向他挥去。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下来两人的衣衫早已经半湿,脸上、发间都挂满了莹莹白雪。

子沫本就染了风寒,几回下来体力有些不支,被南宫慎一个雪球打中脚环倒在了雪地之中。南宫慎急冲冲地跑了过去,懊恼道:“没事吧,让我看看伤着没,是我下手太重了,我向你道歉。”子沫盈盈一笑道:“多大点事儿,看把世子殿下给急的,不信我站起来给你看看。”

子沫扯开南宫慎扶着自己的手,踉跄着从雪地中爬起来,说时迟那时快,趁其不备她把早已藏好的雪球“啪”一下拍到了南宫慎脸上,小计谋得逞之后忙笑着跑开,“哈哈哈哈世子,我这招如何?”

南宫慎奈何不了她,只想由着她瞎胡闹。暗想这酒真的是好东西,后劲过了都能壮人胆子,以后得想法子哄骗她多喝一些。

两人在雪地中追逐打闹,嬉笑怒骂,转眼就过了一个时辰。

近午时,子沫欲回金风殿,南宫慎提出送她一段路,她并未出声拒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