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话一出,南宫丹的脸色更难看了,她怒声道:“皇姐费尽心思替你铺平道路,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看到你登基实现母后的遗愿。怎么?皇姐这样做有错了吗!”

南宫慎把玩着手中的小刀,冷哼一声,“那都是你和母后心中所愿,从来都不是我的!”

“你可问过我想要这个皇位吗?你现在帮我只不过为的是你长公主的荣耀!”

南宫丹听此一番话转而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好弟弟,你不争自然有人争,难道你要等‘那个人’登上皇位然后迫害你我吗?”

见南宫丹不发一言,南宫丹趁热打铁道:“弟弟这么聪明不会看不出来那个人的野心吧,他近日有暗中训练军队,与众大臣也有亲密往来,藏了这么久的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来了,他这道貌岸然的样子都应该让天下百姓好好看看!”

南宫丹不想与她过多的废话,道:“父皇还健在,皇姐未免担心的太多了!”说罢,南宫丹将手中的刀飞朝南宫丹的方向飞去,那刀直直飞过南宫丹的眼前,擦灭了一旁的油灯。

南宫丹吓得浑身一抖,她知道自己已经惹怒了南宫丹,不可再得寸进尺下去。但她乃堂堂一国公主怎可如此怯懦,她只得拂袖离去,走前特意转头说道:“还请皇弟紧记母后的遗愿。”

殿内灯火依旧葳蕤,南宫丹思绪万千。

那些所谓的亲人根本没有问过他想不想要这个皇位,这些年在宫中他对人孤傲冷淡也每每将送礼的大臣拒之门外,为的就是让众人明白他对皇位根本就不感兴趣。为何不理解?为何又要逼迫?

那个人的野心南宫丹早就看了出来,聪明如他,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个人背地里的小动作。但如果将来那个人能名正言顺的成为一名好皇帝,让位给他又何尝不可呢?作为亲姐姐的南宫丹步步紧逼压得南宫丹喘不过气来。

不知何时屋外下起了雪,雪花纷飞,一层层覆盖着枯枝落叶。这是今年苍都的第一场雪,雪花来势汹汹,不一会儿天地间便一片白茫茫。南宫丹推开门走入园内,寒风卷入雪花,落地瞬间便化成一滩水。

而此刻在屋檐上的子沫身上早已覆了一层洁白的雪,她依旧动也不动的望着天上看,醉酒后她半梦半醒着,一片雪花落在她朱唇上,她伸舌轻舔入嘴。嘶!自然的馈赠果真是清甜!

这雪不仅仅没有让子沫清醒更是让她“沉醉”了几分,她痴痴地望着漫天飘雪,想来觉得那些在雪天打伞的人都是傻子!这样美的雪怎么能让伞挡了去呢?

这是子沫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苍茫的雪,江南偶也落雪,不过零星半点好不痛快!她在檐上痴痴地笑着。

南宫丹早已注意到有人进入宫中,他伫立在雪中,出声道:“出来吧。”

子沫听声微愣,向下看了一眼,只见一身黑衣的男子独立在茫茫白雪之中,好生突兀。南宫丹背着身继续说道:“别让本世子亲自动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