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平日里是看惯了歌舞的,总要有些别出心裁的东西才能过这一关。

子沫灵机一动,既然自己天天习武何不来一场“剑舞”?

子沫自小在宫中长大自然明白这剑是不能带上大殿的,一不小心就会落得个“威胁皇上安危”的罪名。那该用什么东西来替代呢?子沫思索了一会儿便有了法子,只见她向六皇子走去,说道:“六皇子可否把手中的折扇借苏伊一用?”

六皇子向来反应慢半拍,还没反应过来习惯性的就将折扇递了过去,“好,好,你用便是,小心点儿这扇子可贵了。”

子沫盈盈一笑道:“放心,不会坏的。”

在场的皇亲贵族皆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期待着子沫能玩出什么新鲜的花头。一旁的南宫赫脸色从容淡定,他相信以子沫的聪明一定会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

古琴声悠然响起。

青衫弄影,青丝飘动,殿外月光打在少女柔软的柳腰间更添几分朦胧,浮浮沉沉仿若梦境一般。时而抬腕垂目,时而仰首遥望,手中的扇子合拢握起,在空中绘出优美的弧线。古琴声萦绕于耳畔,手中折扇如剑,转、甩、开、合、挥一气呵成,绝美的舞姿令人移不开眼。

一旁的南宫丹暗暗向弹奏古琴的乐伎使了一个颜色,“铛”的一声琴弦瞬间断裂,音乐声戛然而止。

众人皆是愣住,这琴弦断裂向来被称为不详之兆,更何况今日还是皇上的寿辰。底下的人不免窃窃私语起来,不少人都替子沫感到担忧。

这一切南宫赫都看在眼里,使这些小伎俩可真是卑鄙无耻,南宫丹为难一小小的女子真是一点公主的大度都没有体现。

子沫心中一颤,但她并没有停下舞步。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一阵清冷的箫声。

子沫一惊,这萧声……她并未回望继续随着箫声继续翩翩起舞,一双眼眸如月下一池潋滟的碧波,清冷而深邃,真可谓“美目盼兮”,出尘如仙,傲视而立,恍若仙子下凡,那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人的心。飘带轻转撩拨着众人的心,折扇轻舞夺走了众人的神。

此时箫声骤然急转,少女忽而一甩折扇,借扇面掩花容,以右足为轴娇躯随之旋转,箫声越来越急促,少女也愈转愈快,罗裙在脚边绽放出了一朵花。

忽而折扇收起,翩然一跃随即向侧旁一翻稳稳落地,箫声也恰好停止。默契的宛如天成。

舞毕,子沫回头寻chuīxiāo人,正巧见南宫慎含笑看着自己,月光打在他满头青丝间,子沫忽而想到一个词:“玉树临风”,形容他再合适不过。

原来那日在城墙下吹箫的人便是他……如此忧伤的箫声里到底藏着怎么样的伤痛呢?

“好!好!好一个应萧和舞,可算是一舞倾城了,重重有赏!。”皇上大笑,连声拍手叫好。一旁的南宫丹脸色铁青,南宫赫面无表情,但手中的酒杯早已被捏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