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日,不出意料,子沫染了风寒。

一早便听见她咳个不停,妙凝急匆匆打来热水供子沫梳洗,还不忘数落道:“小姐本就耐不住苍都的寒气,昨日下着雨还偏要出门,真是拦也拦不住,这下好了染了风寒哪儿也去不了了。”

子沫虚弱的靠在床上道:“昨日回来泡了好一会儿澡本以为会没事的,福祸相依,这次染了风寒便不用再早起训练了。”

“谁说不用再训练了?”南宫赫的声音从殿外传来,他在门外道:“染了风寒也是要练的,一刻钟内整理好到竹林来。”

子沫现已经没有力气与他生气了,妙凝听罢怒气冲冲道:“王爷也太没人性了吧,小姐你都病的这么严重了还让你训练!哼!没人性!”

子沫听罢一笑,道:“你不是先前还很维护他的吗,如今怎么转变了?小心他还在门外,被他听到了你可就惨啰!”

妙凝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生怕南宫赫就在门外。

没想到南宫赫在真的在门口,听到这番话他轻咳了一声道:“再废话就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真的没人性。”

子沫和妙凝皆是被吓得一愣,妙凝更是吓得连手中的盆都差点摔落下来,过了还一会子沫对妙凝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悄悄走到门口听了听发现门外没有动静了,她转头对妙凝道:“这回真的走了,你可以放心说了。”

妙凝猛摇了摇头道:“这回打死我都不敢了,小姐我们可真是亲身体验了一把‘隔墙有耳’啊!”

子沫见她真的被吓到了也就不再调侃了。

子沫换好衣衫来到竹林。

此刻南宫赫正在煮茶品茗,一手提起紫砂壶一手轻按壶盖,沸水倾斜而下呈优美的弧线落入杯中,茶叶遇水的洗礼片片舒展,顷刻绽放出清香,优雅的动作显示着他高贵的身份。

他似乎很喜欢煮茶。子沫缓过神来柔声道:“师傅。”

因染了风寒,子沫的声音沙哑又虚弱。南宫赫转头看了她一眼,她整张脸苍白而没有丝毫血色,仿佛风轻轻一吹她便不见了。他蹙眉道:“随我来。”只见他起身向竹林深处走去,子沫小跑紧跟在他身后。

拨开层层竹叶,一方温泉出现在视线中,眼前腾腾的热气袅袅升起湿润了子沫的眼眸,泉水温暖而干净,几只鸟儿还在一旁的树梢上鸣叫。子沫心中一喜,没想到金风殿竟有这样的好地方,她巴不得立马跳进这温泉之中祛一祛寒气。

“得了风寒泡一泡温泉好得快,为师在这屏风后等你,这是给你准备的衣物。”南宫赫将衣物递给子沫,自己则红着耳朵飞快“躲”到屏风后头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