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殿中只见妙凝、平安和南宫慎三人在殿内嬉闹。真好,这金风殿也算是皇宫的一片净土了,在这儿没有尊卑上下之分,皇子和奴婢们也能玩在一起。

见子沫回来了,妙凝赶忙迎了上去嘘寒问暖道:“小姐你没事吧,练武有没有累着呀,看你的脸色比刚起时要好了许多。”

南宫慎见了也跑了过来,子沫微微一行礼:“六皇子。”

“哎!长欢你快起来,听妙凝说你染了风寒,你生着病皇叔还拉你去练武简直就是不知道怜香惜玉!对吧,平安。”南宫慎愤愤道。

平安看了他一眼道:“王爷自有他自己的打算。”

南宫慎一听更生气了,道:“你也太向着皇叔了,他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对他这么死心塌地的!”

平安看也不看南宫慎一眼,说道:“奴婢从小就跟着王爷,王爷也没亏待过奴婢,奴婢自然是向着她的。”

“那本皇子与你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干脆本皇子向皇叔要了你,跟在我身边你每天躺着都不用干活了,多好!”

平安听他的话倒是有一丝不正经,生气道:“胡闹!”

子沫见他们这样不免轻笑出声道:“师傅可没拉我去练武,我在那竹林中泡了半个时辰的温泉,出了一身汗,现在已经好多啦。”

“竹林中还有温泉?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妙凝挠了挠小脑袋瓜显得疑惑不解。

“有,苍都冬日寒冷,那是专门为王爷驱寒准备的,整个冬天那方池子都有温暖的泉水。”平安解释道。

妙凝长叹一声道:“唉!这王爷的宝贝可真多!不过怎么样也轮不到我的份!”

平安早已习以为常,对妙凝说道:“这仅仅只是冰山一角,王爷的宝贝哪只这些。喏,你脚下就有一个宝贝。”

妙凝看了看脚下赶忙问道:“什么宝贝?”

平安道:“王爷藏了二十二年的女儿红。”

妙凝跳了一下脚退了一小步,随后又朝着那方黑土地跺了跺脚道:“二十二年?王爷十岁的时候埋的?”

平安努了努嘴回道:“那就不得而知了,听说是陛下埋的。”

“好家伙,这金风殿可到处都是宝贝啊!”妙凝的亢奋得两眼都放了光。

南宫慎不屑一顾道:“也就你不开眼界了,就这金风殿就把你吓成这样,要是到了三哥的东宫,整一屋子的奇珍异宝,你看了岂不是要昏过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