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见过玄幽王,参见苏伊姑娘。”小厮转向子沫道:“苏伊姑娘,世子有一份礼物托奴才转交给您。”说着一婢女提着一竹篮走上前。

“荔枝!”子沫一看欣喜万分,道:“替我多谢世子殿下。”

“奴才会替姑娘转达的,夜深了,还请姑娘早些歇息。”说罢,那小厮意味深长的看了子沫一眼便转身退下。

南宫赫瞟了荔枝一眼,一言未发,转身向寝殿走去。

子沫见人走后赶忙拿起篮子里的荔枝,那晶莹剔透的果肉在子沫眼里就是满满的诱惑。隔了夜这荔枝就不新鲜了,想着便把一篮子的荔枝一股脑儿的都吃下去了。

今夜,有人欢喜有人忧。

深夜时分,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雨声扰得南宫赫无法入眠。

一幕幕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少女灿烂的笑容、俏皮的语调、温柔的馨香仿佛就在眼前,南宫赫忽而惊醒,现在的她早已忘了那段过往。

轻轻摩梭着腰间的玉坠喃喃自语道:“本王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你满眼都是我呢?”无人回答,南宫赫心中一片慌乱。

这些年他也总是梦到她,梦到她笑盈盈的走向自己,可这一切终究是回不去了……

子沫又是睡到午时才起,一打开窗户便是寒风卷雨入室,这天又事冷了几分。妙凝拿着衣衫推门而入道:“小姐,快换上衣服吧,世子一早就来了,现在在和王爷下棋呢。”

下棋?子沫顿时来了兴趣,这两人对峙不知谁输谁赢。换上衣衫又匆匆用了午膳子沫便向大殿走去。

大殿内,南宫慎与南宫赫的棋局陷入焦灼之中,南宫慎抬头瞬间正巧看到子沫走入殿内,今日的她与平日格外的不同。

一身浅蓝色裙衫,隐约可看到雪白的手臂,清秀的脸上略施粉黛,一支白玉芙蓉簪斜钗在黑发间,淡雅中带有一丝妩媚。南宫慎失了神,连棋局走到哪一步都不知了。

南宫赫察觉到了南宫慎的失神回头一看,看到子沫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平日里她都穿白衣就连昨夜她也是一袭丝织青衫,今日的装扮就连他也是许久未见了。

南宫赫回过头轻咳一声,道:“慎儿,该你了。”

南宫慎被轻咳声带回现实之中。子沫知道“观棋不语真君子”,她不愿过多打扰径自走向落地窗,倚靠在窗边听着雨声看着医书,安静美好的宛若一幅绝世名画。

秋雨打湿了竹林,竹林盛水铺满了青石板路,偶有风经过,吹得满地竹叶在空中“翩翩起舞”,惊得鸟儿冒雨直窜天空。风停了,鸟儿复有回来停歇在檐下。

一个半时辰飞逝,无人来打扰三人,这样清闲的时光实在是不可多得。

南宫慎一子落盘,输赢已分。“皇叔近日忙于政事,棋艺有所退步啊。”

南宫赫应道:“是慎儿棋艺更精进了,皇叔可是输的心服口服。”

温南宫赫竟然输了!子沫也是微微惊讶,棋如人生,从一个人的棋艺便可知晓一个人的性格。

南宫慎在棋局上可谓步步紧逼毫不相让,就连心思缜密的南宫赫都敌不过,可见他的魄力与手段,这样的人生来就是王,注定要站在万人之上统领整个国家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