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仔细将菜布好,欲转身离去,南宫赫一皱眉连忙开口问道:“你与慎儿之前就相识?”

子沫对这问题心生疑惑,但还是开口解释道:“苏伊与世子之前并不相识,今日是第一次见面,世子只是觉得棋逢对手才对苏伊过度留心了。”

子沫一口气说完,多解释了其他的一些事,她并不想与皇家的人扯上更多的关系。

南宫赫自然是注意到了南宫慎对她的不一样,看到子沫急于解释的模样,南宫赫觉得是自己多虑了,一时心情大好连吃饭也有了胃口。

子沫无意之间又瞥到南宫赫腰间的玉坠,她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师傅,徒儿还是很好奇这么漂亮的玉坠是哪儿来的。”

南宫赫刚将一筷子菜放入嘴中,慢慢咽下去了之后说道:“一个故人赠予我的。”

子沫小心试探道:“那这故人是女的吗?”

南宫赫慢悠悠的回答道:“是。”

子沫心里开始没了谱,她甚至有怀疑过这个玉坠到底是不是母妃赠予自己的那块,但母妃说这个玉坠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是不会有第二块的,自己也是绝对不可能认错的!

子沫知道过多的寻问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于是便不再过多的追问,她见南宫赫开始用膳,便行礼退下了。

看样子她是真的很在意这块玉坠。

南宫赫望着关上的门有些微微出神,嘴里的饭嚼着也是食不知味的。

一场秋雨一场凉,连下了几场雨,苍都虽正值秋季却已寒风刺骨。

子沫自小在江南长大,自然是不习惯这样入骨的寒风,这几日便已是厚衣裹身,暖炉不离手了。

这小半月来每日早起刻苦练习,南宫赫还是和第一天一样每日都坐在一旁的亭子里悠闲地喝着茶口头指导。因为天气寒冷子沫不出一会儿玉手便被懂得通红,她只好勤加练习让自己的身子热起来,手才不至于僵到连剑都提不起来。在南宫赫的建议下,她着重练了速度,她悟性高又有底子,不出几日武功便长进了不少。

这几日忙绿着下来,子沫也很少想起景周的日子了,“既来之则安之”,重要的是走好眼前的每一步。

十月初六乃是皇帝的生辰,宫中大摆筵席,皇亲贵族皆赴宴祝寿。

玄幽王自然是要去的,这次,子沫也要赴宴。

这日子沫青山着身,淡淡的的妆容衬托出她倾城的容颜,举手投足间尽显公主的贵气,这样的气质不免会让其他女子看了嫉妒。

“姑娘你是第一次面圣一定要小心谨慎,虽然皇帝陛下待人亲和宽容,可你还是要少说话以免出错。”出发前平安一再叮嘱子沫要注意的事和要守的礼节。

“平安,这些话你都说了好几日了,我还没这么笨会故意去惹事。在这金风殿可以胡闹一点,在外面我可不会这样,放心吧。”

“也是,姑娘如此聪慧就算出了事也能应付自如。”知道子沫怕冷,平安一边说一边将披风披在了子沫肩上

“呸呸呸!才不会有什么事呢。”说着轻点了一下平安的额头,平安也打了打自己的小嘴。

一切都整理完毕后,子沫跟着南宫赫往大殿走去。今日的南宫赫一身白衣,好生的飘逸。

树上挂满了大红灯笼,照的天空也一片彤红,还未进入殿内,丝竹声便不绝于耳。

“玄幽王到~赠紫衫壶一件,人参一株~”

“臣弟拜见皇兄,祝皇兄老当益壮,万寿无疆!”

子沫不敢东张西望,跟在南宫赫身后自然不会有什么人注意到她,“万寿无疆”、“长命百岁、“福如东海”这种词估计皇帝年年听也都厌倦了,不如来点新鲜的,子沫开口贺道:“小女苏伊拜见皇上,祝皇上人长久、月长圆、春常在,扫一日忧思,存百年基业;国永昌、家永睦、福永生,绘千副蓝图,兴万代子孙。”

“哈哈哈哈哈,好一个厉害的姑娘,你可是南宫赫新收的女弟子?”皇上大笑,看向跪在地上的女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