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次看到斐苒初的时候,是在陛下的生辰上。

她在湘妃献上了寿礼之后,当着众人的面献上了一副所谓的图,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只顾着看她的笑话,陛下更是暴怒,当场废掉了她的皇后之位。

只有他看到了,废后眼中的绝望和不可置信。

他相信那个礼物并不是出自她之手,毕竟就算是傻子也不敢在这样的场合开这样的玩笑。

但是没人会多注意这点,她哭闹着,紧接着涌上来了侍卫,将她拎了出去。

生辰宴之后他听说废后被扔到了冷宫,紧接着,湘妃被封为了湘贵妃。

再然后,他就没有在关注过废后了。

怎么如今会在这样的场合看到她?还是在喝着小酒听着小曲儿?如此的逍遥自在,一点都不像是冷宫之人。

“公子认识我?”

看他盯着自己的眼珠子都像是要掉出来了,写着满满的意外,像是认识自己一样,认为自己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那种感觉。

他回过了神,笑着走了进去,在她的身旁坐下。

“在下赵禄录,多谢姑娘。”

看着斐苒初只是点了点头就移开了眼光,他忍不住的问:“姑娘不认识在下吗?”

斐苒初因为这句话被吸引了注意力,看着他的脸在脑海中努力的搜索了一下记忆,却发现没有收获。

或许这个人是认识自己的,但是自己并不认识她。

“忘了,我脑子磕到了。”万能的借口!

“那姑娘听到了在下的名字,为何不嗤笑呢?”赵禄录又说道。

这次,斐苒初笑了。

不是因为他的名字,而是因为他的话。

“为何要笑呢?你名字虽然听着……比较可爱,但是应该也是别有一番深意的。”

赵禄录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银纱,银纱立马羞红了脸。

银纱当时可是忍不住笑了的,和现在的斐苒初反应完全不一样。

“是,家父希望福禄全部都可以写进在下的人生中,在下也秉持着家父的美好愿望,爱美酒爱美人,活的潇洒些!”

前面的一部分的确是他爹的愿望,后面的那部分,是他自己的理解罢了。

事实证明,他的酒品不好。

刚开始的时候还一口一个在下,后面就变成了老子,而他爹的称呼则变成了“老头子”。

对此,斐苒初也只是笑了笑,并不在意。

反正就当是多了一个讲笑话的人罢了。

“你不该出来的!”

赵禄录红着脸,修长的手指持着酒杯说,他的眼神看着斐苒初,眼神有些暗沉。

斐苒初的手指顿了一下,然后看向暗月,。

“他是谁?”

“恭亲王长子。”暗月回答道。

“怪不得,看他应但是见过我的样子。”斐苒初笑了一下。

这世子应该也不是多事的人,若是多事的人,怕是见到自己的第一件就拆穿自己的身份了,怎会趁着酒醉才劝自己不该出来?

“外面美酒如此好喝,美人又如此**,何必回去那个牢笼?”说着,斐苒初还对着银纱笑了笑,“银纱姑娘不是想知道我的对子是怎么回事吗?答案就是,这是我从小便知道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