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御风说完了那句话之后就走了,走得很决绝。

晚膳的时候,斐苒初难得落了一个清净,看着自己新买的话本笑得乐呵呵。

暗月从门外走了进来,斐苒初看到她的走路姿势好像有一点奇怪。

“你这是怎么了?”

暗月没有回答。

斐苒初放下了书,扭头看她,目光变得严肃了起来。

“回答本宫。”

“即便是属下不自己去领罚,陛下也会惩罚属下的。”暗一的回答很平淡,但是斐苒初却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回想起自己和她所做的一切,她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带我出去会挨打?”

“是。”

“那你为何还要带我出去,任由我胡闹?”斐苒初捏紧了手中的筷子,把另外一个人的形象扔到了千里之外。

赵御风你可以!居然那我的下人出气!

暗夜闻言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斐苒初一眼,然后低下头:“因为属下会在保证您安全的前提之下尽力的满足您的需要,这是身为下人该做的。”

听了她的话,斐苒初却觉得自己这心里面不是个滋味。

沉默了一会之后,斐苒初继续拿起了筷子用膳,吃完的时候说了一句:“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受罚了。”

本以为赵御风会十天半个月不理自己,但是没想到第二日李公公就带着人抬着两个大箱子过来了。

“娘娘,这是皇上专门搜罗来给您解闷的,若您有需要,尽快告诉内务府或者奴才,奴才会尽力的为您去找。”

人走了之后斐苒初翻看了一下箱子。

里面有话本,有玩具,甚至还有小孩才玩的拨浪鼓。

“这赵御风是把小孩玩的玩具都弄过来了吗?呵!”

半个时辰之后,御花园中。

斐苒初手持着一个拨浪鼓在花丛中散步,边走还边摇着,像是一个刚刚得到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今日天气不燥,微风也正好,出来或许还能偶尔那个笛子美人。

路过太湖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去听了听动静,没想到还真的听到了。

这首曲子和那日听到的是同一首,但是那那日的吹得又完全不是一种感觉。

那日听轩辕美人儿吹的跟多是觉得凄婉,然而这阵笛声听起来,苦涩中更多的却是洒脱,有一点认命的感觉。

走进了一点之后,斐苒初发现吹笛子的人正是昨日和自己喝酒的赵禄录。

看到斐苒初过来了,他没有停下,而是闭着眼睛吹完了整支曲子。

听着听着,斐苒初才发现,为何轩辕梦被自己打断之后会如此的生气了。

前半段听着更多的是凄婉,不能善终的怨气,但是后面更多的则是洒落,有一种释怀的感觉。

一曲落,赵禄录睁开了眼睛,对着斐苒初笑了一下。

“昨日是在下无礼了,今日特意进宫谢罪。”

“后宫的御花园世子也是可以随便进的吗?”斐苒初坐到了他的对面。

赵禄录看着她手中的拨浪鼓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