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轩辕梦一时气结,张口欲说什么,对面的赵禄录反倒是先笑了出来。

“想不到你们的关系竟然这么好?”

赵禄录话刚说出来,轩辕梦立刻瞪着赵禄录,用斐苒初见都没又见过的语气说道:“谁跟她关系好了?!”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原来皇贵妃也是一个有情绪的人?

然而最意外的是赵禄录,他先是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在轩辕梦意识到了什么把头低下去之后,说道:“刚刚一见到你,还以为在宫里这两年你没有锐气了呢,现在看来,你还是你啊!”

斐苒初一听这话,瞬间就在心里面明白了。

看来这俩人以前确实是青梅竹马,后来的剧情用脚想都想的明白——青梅入宫当妃子,失落的竹马在外花天酒地。

刚刚见到对方的那一刻的眼神让斐苒初确定,他们一定是相互喜欢的。

哪怕是到了现在。

轩辕梦此时已经把自己的情绪整理好了,她扔下了斐苒初的手,站起身来,“本宫失礼了,还望世子殿下莫要介意。”

说完,她转身欲走,却被斐苒初拉住了手臂。

“美人儿,我心情不好,能不能给我吹一首曲子啊?”

轩辕梦楞了一下,刚想抽出自己的手的时候,看到了斐苒初的眼睛。

她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中刻意掩饰过的悲伤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

看来那件事情,还是让她暂时接受不了,或者说是很无奈。

犹豫了一下,轩辕梦还是重新坐了回去,从袋子中拿出了那根玉笛。

这个时候,斐苒初才看到,原来两个人的笛子是一黑一白,就连细节都一样。

轩辕梦看了一眼斐苒初,又不经意之间的看了一眼赵禄录,最后闭上眼睛,吹了一首斐苒初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的那首曲子。

恰好,也是赵禄录吹过的曲子。

这次,轩辕梦吹完了整首曲子。

就算她已经刻意的压制过了,但是斐苒初还是觉得曲子中的酸涩之意让她的眼眶都忍不住的发涩。

一曲吹完,轩辕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亭中,一句话都没留下。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斐苒初若有所思的笑了。

“这首曲子,已经花掉了她所有的勇气了。”

她这话说出口,赵禄录立刻看向了她。

沉默了会之后,他说:“你知道?”

“这曲子听着如此苦涩,未开情窦的小孩都会懂的。”

她的话已经说得很直白了。

两个人的眼神每一次撞到一起的时候,斐苒初都会感受到那种悲伤的气氛。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斐苒初怕他因为自己话都难受,于是又说:“人生中最悲哀的事情无非是求而不得,舍而不能,得而不惜,仔细想一想,好像求而不得是最美好的,总比后面两个好,简单点来说,最美好的是用来追忆的,不是用来拥有的,对吧?”

赵禄录苦笑了一声,玩弄着手中的笛子说道:“你这些话都是同谁学的?”

“话糙理不糙就对了。”

斐苒初忽略了他的揶揄。

过了会,赵禄录才继续说话:“以后我不会再来了,今日一见,反倒觉得更难过了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