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说赵禄录说以后不会再来了,斐苒初立马切换掉了正经模式,喊道:“别啊,我整日无聊死了,还要你和我说说宫外的事情呢!”

“后宫我又不能随便来,今日来本就是怕你难受,想看看能不能遇到你。”赵禄录苦笑着说。

堂兄是天底下最霸道的男人,自己今日来本就是做好了被老爷子臭骂的准备的。

斐苒初当然是知道。

“你放心我很快就可以出宫玩了,到时候花间辞约不约?”

虽然不知道‘约不约’什么意思,但是从她的话和语气,赵禄录也勉强能理解是什么意思。

“好,今日我便先走了。”赵禄录站了起来,刚转身欲走,又折了回来。

他看着斐苒初,低低的说道:“可以的话,多去找泓皇贵妃吧,她的性子不喜交友,在这后宫之中,怕是无聊的紧。”

“恩。”斐苒初也答应下来了。

……

金銮殿内。

“他们见到了?”

“是!”跪在下面的那个人说道。

“下去吧,保护好皇后。”赵御风又多嘴交代了一句。

下面那人回答道:“是。”

那人走了之后,暗一从后面出来。

“陛下,您让长姐在娘娘的身边汇报她的一举一动,娘娘会不会刁难长姐?”

赵御风抬起眼眸看了一眼暗一,暗一立马低下头不去看他。

过了会,赵御风才回答:“她一开始便知道。”

暗一低下头没有继续说话了。

“对了。”赵御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最近丞相和轩辕将军怎么样了?”

一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赵御风的眸子总是很冷漠。

“已经没有再联系过了,斐丞相曾经邀请他喝酒,他称病推辞了。”暗一回答道。

“那便好。”

回到了华阳宫,斐苒初一没哭二没有怨语,只是平淡的看着书。

喜翠忍不住的问她为何现在反倒不着急了。

斐苒初轻笑了一句:“只有弱者才会被欺负,从今往后,本宫定然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简单来说,便是她要养精蓄锐了。

现在两边都得不到答案,她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因为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所以她选择让喜翠去御药房要了些药材,要的这些药材都是无毒且不相克,御药房在禀报了赵御风之后,得到了首肯便大大方方的给了,给的都是些上好的药材。

“娘娘,您是要学医了吗?”喜翠忍不住的疑惑。

她以前可从未有过印象说娘娘懂医术啊!

暗月也是在旁边看着她摆弄着毫不相关的药材有点疑惑,但是喜翠替她问了,她索性继续沉默观察。

斐苒初没有说话,只是让喜翠给她准备了一些工具,就比如药捻子和药炉药罐。

喜翠虽然按照她的话准备了,可是却是愈来愈好奇了,只是斐苒初没有解释,她的心里面好奇的跟猫爪子挠痒痒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