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闻言,斐苒初笑了。

“自然是这宫中最有钱,且地位最高的咯!”

“你是说……皇贵妃?”赵御风皱着眉道。

轩辕梦吗?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看到赵御风的脸上已经出现了赞许之情,斐苒初立即趁热打铁,站起身来朝着赵御风那边走过去,笑得一脸狗腿的样子,“若是陛下忙于国事,臣妾可以替陛下代劳哦!”

她如此主动的样子,倒是让赵御风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了。

这个斐苒初鬼灵精怪的很,她的目的绝对不仅仅是为自己分忧这么简单,肯定还有别的条件。

“说吧,若是帮朕做成了之后,你想要什么?金银珠宝?还是封位?”赵御风微微前倾,让自己的脸靠近了斐苒初。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变得如此近,她反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准备往后面退,却不想直接被赵御风拉了下去。

赵御风抱着她的肩膀转了个身体,一瞬间,斐苒初就被他压在了身下,鼻子挨着鼻子。

喜翠几乎是下意识的遮住了暗月的眼睛,暗月这一次没有躲了,而是淡淡的垂下了眼眸。

“说啊?”赵御风压低了嗓音,轻轻的问。

他身上的气温钻进了斐苒初的鼻子里,她第一次觉得,书墨气竟然还能如此的好闻。

“就是……下次若是暗月带臣妾出去,您就莫再责怪暗月了。”

“呵!”赵御风冷笑了一声。

他就知道没那么简单,这丫头性子那么野,早就该猜到是这个的。

“你不妨直接说,让朕赐你自由出入宫的权利。”

赵御风伸手捏住了斐苒初的下巴,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眼神里面带血些许的揶揄。

对于赵御风的总结,斐苒初讪笑着,算是默认下来了。

“真的那么想出去?”

“是啊……无聊的紧。”斐苒初撇了下嘴,看着很不开心的样子。

她的嘴唇不点自朱,水嘟嘟的,赵御风看着,眼神不由自主的就转暗了。

斐苒初还在继续说着:“陛下您都不知道,御花园我去过无数次了,宫中能叫得上名字的嫔妃们我都调戏过了,话本也都看了,实在是没别的事干了……唔!”

她的牢骚还没有发完,嘴唇直接就被两片凉凉的,柔软的物体给堵住了。

赵御风的脸在她的面前无限的放大,她这才发现原来一个男人的眉眼可以长得这般好看,长长的睫毛像是扇子一样,在眼睑上投出了扇形的阴影。

斐苒初没有挣扎,也没有回应。

这个吻很快就结束了,当赵御风抬起头的时候,眼中有浓浓的疑惑。

“朕记得上次要和你亲近时,你还颇为抗拒,怎的这次如此听话了?”他的语气带笑,应该是被斐苒初的行为取悦到了。

“陛下如此英俊帅气,臣妾不吃亏啊!”

说真的,在那一刻,赵御风甚至都很意外,自己居然因为这个女人轻飘飘的一句,带着那么点调戏意味的话给取悦了。

虽然心里飘飘然,赵御风面上还是故作镇定,“呵,为了让朕赐你特权,还真的是什么话都说的出口。”

斐苒初忽略了这句话,继续用满带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赵御风被这个眼神盯得没办法,居然用几乎落荒而逃的速度移开了目光。

“此事待你办成了之后再议。”

说完,赵御风就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