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们可不知道,这便是刚刚被赶出家门的夏氏!

夏止萱不傻,她知道自己的下场不会好,府中的那位怕是不会放过自己,所以她想要尽快的跑到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但是她不知道的是,从她被扔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一双虎视眈眈对的眼睛跟着她了。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凡是知晓之人都在讨论着丞相家的bàozhà性消息,却无一人识出,路过他们身旁的那名不起眼的妇人,正是舆论中心的夏芷萱。

夏芷萱也知道他们都在讨论这件事情,可笑的是,她竟然不觉得被背叛了。

她早就知道,斐志浦那个没良心的早晚会这样对她,她只是可怜女儿,可能要被这件事情牵连到了,本在宫中就过的不甚好。

正在她想着这些事情,失魂落魄的走路的时候,危险却在悄悄的靠近。

一名身穿黑衣的毫不起眼的男人正悄悄的举起他的胳膊,袖子泛出一抹冷光,竟然是一把bǐshǒu!

男人抬起了手,朝着她走过去。

正在这时,男人却被一阵大力给推开了。

“啊!来人啊!救命啊!”

撞到她的是个年轻女子,满脸泪痕,追上来的那人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看这个架势倒有点像是强抢民女。

“救命啊!来人呀!”

路人听到了呼救声都慢慢的朝着这边汇聚过来,而夏止萱反应不快,直接就被挤出了人群,跟着她的那个人,也被人潮挤在了外面。

这时,人群中突然冒出来了一双大手,捂住了夏止萱的嘴。

“唔……”

……

斐季清今天脸上的笑容就未曾消减过,一直都挂在脸上,但是她又表现的不是那么的外敛,旁人见了,可能也只会以为是皇上赏了些好物件罢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心里面是有多么的开心,脸上的那些笑容只不过是她没有憋住的笑容罢了。

原来所有的努力都不如一个西夏使团来的凑巧,仅仅只是让府中的下人故意在外面把这两件事情扯到一起而已,最后竟然能有这么好的效果。

现在夏氏已经没了,自己的母亲马上就可以成为府中的大夫人了!自己就是嫡女了!她再也没人任何的地方输给斐苒初了!

她一直都以为,陛下不让她晋升位分的原因就是自己是庶女,而现在,这些困扰都不复存在了!

想到了这里,斐季清再也忍不住脸上的笑容了,开怀的笑出了声。

“娘娘今日心情似是不错,连气色看着都好多了呢!”绿影忙不迭的开始奉承。

湘贵妃心情不好的时候容易没好果子吃,但是若是她心情好,哪怕是说错了话,她也会笑着打赏。

斐季清被她这句话给说的心情更好了,笑着从头上拔下来了一根簪子扔给绿影,“就你嘴甜!走,去御书房!”

百花宫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御书房。

斐季清坐在轿撵上,看着沿途的光景,忍不住觉得,今日的落叶都比往日的好看了些。

路过了百花宫附近路段的时候,斐季清突然叫停了轿撵。

“停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