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娘……那咱们要一同去见陛下吗?”绿影颤颤巍巍的问。

往日里湘贵妃一旦受了一丁点的委屈,都要哭着去找陛下诉苦的,今日这么大的委屈,想必定然是要请求陛下降罪于废后了。

可是她这次想错了,斐季清只是看着废后离开的身影,咬着牙笑了一声。

“既然她要在这个时候去自寻难堪,本宫又何必理会?走,回宫!”

斐苒初转过了那个拐角之后,才发现有个人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像是听到了她们之间的对话。

“听到了?”斐苒初挑着眉问。

轩辕梦迟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算了,下次再跟你说啊美人儿,先走了!”斐苒初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竟然没有选择继续调戏她,而是直接挥了挥手,往她身后的方向走过去。

而轩辕梦这一次也罕见的没有嘲讽斐苒初。

虽然这个人很讨厌,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应当也是难过的。

夏氏是间谍?

她虽然知道废后的生母是西夏人,但是古往今来两国通婚的人数都数不清,斐丞相没有经过调查,在事情爆发出来的第二天就休妻,对于她而言,已经从侧面证明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了。

“娘娘,今日的斐氏,好像和往日不大相同了。”小英唏嘘的说道。

轩辕梦看着她跑开的背影,眸光中似是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亮,随后很快就沉寂在她万年不变的淡漠瞳孔下。

“是啊。”

“她每次见到您都要……”一想起那些话,小英忍不住红了脸,似乎是有些难为情:“都要叫您……”

“叫我美人儿?”轩辕梦替小英说出了她不好意思说出口的那些话。

“是啊,而且您没听刚刚和湘贵妃说的话吗?和从前的斐氏相差甚远,嘴巴好生厉害。”

回想起以前那个软弱可欺的斐皇后,现在的这个斐氏虽更为洒脱,却和从前相差甚远。

“有些人啊,心里面多苦,嘴巴就有多毒。”轩辕梦别有深意的说。

……

御书房,暗一穿着一身常服走了进来,单膝跪下。

“陛下,已经办妥了。”

“人在哪里?”赵御风头也不抬的问。

半个时辰之前。

长安街上,暗一趁乱将夏止萱带离了杀手的可视范围。

夏止萱被拉到了胡同里之后本想乱叫,却被暗一捂住了嘴巴。

“唔唔……”

“夫人莫喊,在下是斐皇后的人。”暗一低声解释道。

一听到女儿的名字,夏止萱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暗一放开了她。

刚放开,夏止萱就直接用手锁住了暗一的喉,用力将他往对面的墙上推。

“我如何才能信你?”虽然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用过武功了,但是夏止萱还是拥有着很高的警惕性。

暗一其实早就料到了夏止萱的动作,但是还是顺着她的动作被推到了墙上。

“夫人可以选择不信,但是在下是来保护夫人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