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信给父亲,不用给钱了,直接找个理由休掉夏氏便是。”

“是。”

绿影现在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生怕陷入了暴怒的斐季清把自己当做了活的出气筒。

而斐季清则继续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不愿意抬头。

羞耻!简直太羞耻了!

轩辕梦,你给我等着!

斐苒初,我也不会放过你!

……

距离八月十五已经只剩两天了,这几天里,斐苒初天天躲在屋子里面,向骄阳似火的天低头。

“都快要吃月饼了,怎的天气还是如此的炎热?”

斐苒初坐在屋檐下,咧着嘴摇着团扇说道,她的动作一点的优雅都没有,完全没有形象可言。

喜翠也心疼她热成了这般样子,更加卖力的摇着手中的蒲扇说道:“要不奴婢再去搬一盆冰过来给您冰着?”

“不必了!”斐苒初挥了挥手,却无意中看到了在一旁站的笔直的暗月。

“你不热吗?”

“属下不热。”

“为何?”

斐苒初很想知道她不怕热的诀窍,因为她的头上根本连一层汗都没有。

“回娘娘,心静自然凉。”暗月绷着脸说道。

斐苒初:“……”

最后,斐苒初让暗月带着她出宫去玩去了。

还是上次的那家青楼,还是上次的那个包间,还是上次的那个姑娘,还是上次的……

“你为何又在这里?”斐苒初喝着冰酒,无语的看着对面正在擦拭笛子的那个人。

赵禄录头也没抬的笑了一下,“怎么只许娘娘在这里,不许在下在这里了?”

“娘娘?!”银纱惊呼了一声,手中正弹着的琵琶直接就断了音。

她连忙放下了琵琶,原地跪下行了一个大礼,“民女银纱见过娘娘。”

赵禄录愣住了。

糟了,说漏嘴了。

相比于赵禄录的紧张,斐苒初倒是显得自在的多了,她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随意的说:“不过是个废后罢了,算不得什么娘娘,银纱姑娘起来吧。”

“即便如此,也是贵人,银纱之前多有冒犯,请恕罪。”

银纱执意要行礼,斐苒初没办法,只得收礼,还顺便看了看赵禄录,甩了两个眼刀子。

“对了银纱姑娘,上次给你对的对子,你对出来了吗?”斐苒初突然想起来还有这茬。

银纱突然愣住了,她看了看斐苒初,突然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回娘娘,没有。”

“哦。”斐苒初答应了下来。

倒也不算是多失落,就是觉得因为赵禄录这个嘴巴不长门的失去了一个美女知己有些可惜罢了。

准备回宫的时候,路边两个小摊贩正在聊着的八卦吸引了斐苒初的注意力。

“你知道吗?听说丞相又纳妾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