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两日,斐苒初已经和宫中扫地的小宫女打好了关系,有什么稀奇的八卦倒是也能第一时间听到了。

往日里听得都是那个宫里的小宫女和哪个侍卫好上了,要么就是哪个宫里的小太监偷主子的东西被发现了。

然而今日的八卦不一般,是关于朝廷的。

“据说朝廷的赈灾款拨出去的有十万两,到了边阳的时候,就只剩四万两了!”剪花枝的小宫女煞有其事的说着今天最新鲜的八卦。

“当真?”另一个宫女附和道。

“当真!据说陛下为此震怒呢!还说要严查。”

斐苒初坐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嗑着瓜子听着她们讨论的话题。

待他们都走了之后,斐苒初才转头问暗月,“当真?”

“属下不知。”暗月低头说道。

“这些杂话就莫要问暗月了,她向来是不关心的。”喜翠给斐苒初递了把瓜子说。

斐苒初则想着事情想得出了神。

“你们说,若是我可陛下说起这件事情,陛下会不会生气?”

“后宫不可干政,虽然这件事情咱们都知道,但最好别再陛下面前提起吧。”喜翠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

斐苒初没有在说话了,只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晚膳的时候,赵御风破天荒的来的很早。

他的眉宇之间似是有着残留的怒火,然而更多的是隐藏不住的疲惫。

用完了膳之后,赵御风躺在斐苒初的贵妃椅上发呆,而斐苒初则坐在一旁‘咔吧咔吧’的嗑着瓜子。

“听说……朝廷的赈灾款被贪了?”斐苒初突然说道。

喜翠当时就暗道了一声不好。

娘娘怎么的真的提起这件事情了?

果不其然,赵御风立马睁开了眼睛,眸光中锐光乍现,盯着斐苒初冷冷的看。

再看斐苒初,盘着腿嗑着瓜子,一副很好奇的样子,倒也不像是刻意的打听这件事情,倒像是单纯的好奇。

赵御风再次的闭上了眼睛,“后宫不可干政。”

“臣妾可不是要干政!”斐苒初立马举起双手以示无辜,“臣妾只是想为陛下分忧罢了。”

她的话让赵御风难得的笑了出声,他睁开眼,侧着身看斐苒初,将她的每一个小表情都印在了眼睛里,随后问道:“你一个女人对于这种事情有什么办法?”

“臣妾若是说了,陛下可不许说臣妾干政哦,臣妾只是同皇上聊聊趣事!”斐苒初还留了一个小心眼防止赵御风回头找自己麻烦。

“但说无妨。”

得到了他的首肯,斐苒初立刻就变得很兴奋。

“听说赈灾款被贪去了一大半,陛下您现在肯定是急着查到底是谁贪污的对吧?”

赵御风被她的话提起了兴趣,然后坐了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斐苒初,似乎是想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人您肯定是要抓出来的,在此同时,您可以选择在拨一次款,选一个信任的人全程监督,这样不就好了吗?”

斐苒初一番发言让赵御风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