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的例行报告,暗月将斐苒初的行为报告给了赵御风。

“呵,她是要炼丹修仙吗?……罢了,随她去吧。”赵御风从奏折堆里抬起头来说了句。

“是。”

回到了阳华宫的时候,她就看到了斐苒初被熏得满脸黑,实在是和她的往日形象相差过大,而喜翠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围着一个大火炉忙的不行。

“娘娘您到底是在做什么?”暗月终于是忍不住了,问了一句。

现在殿内乌烟瘴气的,刚刚人从阳华宫外面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是屋子里面失了火。

斐苒初笑着从炉内掏出来了一个小鼎,然后将里面烧的焦黑的药揉成了一个团,举着药碗信心满满的说:“这个是本宫研制的仙丸,一颗升天!”

至此,她们才知道,原来斐苒初并不是不着急,她只是太着急了,才表现的无所事事打发时间的样子。

“娘娘……”

喜翠还以为是斐苒初疯了,泪水立马就装满了眼眶,斐苒初看着她们,忽而笑了,然后抬手,将药丸吃进了嘴里。

“啊!”喜翠吓了一跳,连忙跑了过去想要把她口中的药抠出来,暗月也连忙过去,只是那时候斐苒初已经把药咽下去了。

暗月愣了几瞬,随即便边跑边说:“属下去叫太医!”

“回来!”斐苒初冷着脸把她叫了回来,“行了!都是补药,无非是烧焦了而已,本宫只……太无聊了。”

说完,她便转身进了里屋,喜翠哭丧着脸跟了上去。

至此之后的几天,斐苒初每天都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不知道是想吸引某个人的注意力还是想要强迫自己找点事情做,反正状态看着很奇怪。

别的宫里面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还以为是斐苒初已经疯了呢。

斐季清知道了这事之后,笑得都露出牙齿了。

“前几次在她那里吃了亏,本宫还当她是有多么的厉害呢!现在没了一个夏氏就跟失了魂似的,哈哈哈!”绿影也在一旁跟着笑了起来,只不过没有斐季清笑得那样外放罢了。

“爱妃这是在笑什么?”赵御风从门外踏着风走了过来。

斐季清瞬间把笑容全都憋了回去,装作一脸惶恐的迎上去行了礼。

“陛下您怎的过来也不让奴才通报一声呀!臣妾这……没换衣服,也没有做好准备。”

赵御风随意的把斐季清拉了起来,两个人一同朝屋内走过去。

“爱妃还未曾告诉朕,方才是因为何事笑得那样开怀?”

他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斐季清,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个表情。

斐季清莫名心虚,面上还是娇笑了一声,伸手拍了下赵御风的胸膛,含糊道:“不过是和奴才们讨论了话本里头有意思的剧情罢了,想必陛下是不感兴趣的。”

“话本?”赵御风狐疑的眯起了眸子。

“是……是啊……”斐季清低下了头,小手握成拳头给赵御风捶着腿,已经不敢直视他了。

这时,赵御风忽而收走了自己的目光,若有所思的说:“朕记得前两次去看皇后的时候,她也在看话本,你们姐妹有时间可以交流一下。”

一提到斐苒初,斐季清的手忽然顿住了。

在心情最好的时候被提及了让她感到恶心的人,能笑出来已经是实属不易了。

仅仅只是顷刻间,斐季清的手继续了动作,只不过这一次,她脸上的笑容不似刚刚的那般温暖了,眸中闪着冷光,只不过低着头,赵御风看不到。

“姐姐不是已经是废后了吗?为何陛下每次提到姐姐的时候都是叫着皇后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