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时,绿影从外面捧着莲子羹过来,看着屋内没了赵御风的人,还问:“陛下走了吗?”

斐季清正巧是有气没出发,直接恶狠狠的盯着绿影,两步上前踹到了她的身上,“狗奴才,来的如此慢!陛下都等急走了!”

绿影没有料到她的动作,手没有端稳,莲子羹直接就撒了出来,撒了她一身。

然而她却也顾不得这些了,慌乱的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身体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房间之内的其他下人也跟着跪下了,但是却无人为绿影求情。

最近贵妃娘娘的情绪总是喜怒无常,她们这些做下人的只有挨打的份了。

斐季清用脚踹了几下之后才稍微的解了恨,她看向了某个方向,眸中似是燃烧着无尽的怒火。

“父亲那边传来消息吗?”

“还没有,奴婢去催一催?”绿影小心翼翼的问答。

“不用,你传信给张宜璐,让她找时间来宫里一趟。”斐季清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嘴角扬起一抹阴狠的笑。

“是。”

“你过来。”斐季清对着绿影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

绿影也连忙从地上起来到了她的身边伸出了耳朵。

……

今日是八月十五,两个月前就开始准备的中秋晚宴也就在今晚了。

还有一件特别的事情,那便是西夏使团正式的拜访皇帝的日子,都是今天。

一大早,斐苒初就被喜翠给摇醒了。

“娘娘!快点醒醒!”

斐苒初皱着眉推开了喜翠的手,翻了身喃喃道:“这还没到起床时辰呢!你激动什么?”

喜翠一脸焦急的将斐苒初拉了起来,也不管她是否情愿,直接就拉下了她的腿给她穿鞋。

而斐苒初则是重新将自己的身体往后倒,只有腿是在床下的,任由喜翠穿鞋。

这两天她经常给自己没事找事做,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睡得倒也很香。

“今日可是宫中的中秋晚宴呀,而且西夏使团也会来,娘娘您要尽早开始打扮呀!”喜翠已经穿好了鞋,刚要去拉斐苒初的时候,她却自己猛然的坐起了身。

“呵!”她冷笑了一声,“不过是个废后,何必一大早上的便要打扮?能不能出席今日的晚宴还是个问题。”

话音刚落,眼前就被推过来了一个大红色的托盘,上面摆着一套白底金纹的宫服,光是看着绣物都觉得华丽不已,正巧窗外的阳光照到了这里,看起来竟然是闪闪发光!

“这是什么?”斐苒初皱着眉问。

这又是哪里翻出来的衣服?她怎么不记得还有这一套?

喜翠已经控制不住脸上的笑意了,“娘娘!这是一大早内务府送来的,这可是皇后的服制呀!”

至此,斐苒初才睁眼的看了衣物。

她脸色阴沉了下来,像是在想着什么。

喜翠不知道她为何不开心,只是慢慢的收回了托盘放到了桌子上,然后重新回到床边跪在榻前,抬头问,“娘娘您是否在担忧什么?”

闻言,斐苒初回过了神,看着桌子上的衣物,忽而笑了。

“不知这是赵御风的试探还是别人的注意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