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宫赫的声音比刚才温和了一些,子沫也大大方方的承认,道:“自然是担心,战场上刀剑都是不长眼的。这场战事胜也是要牺牲无数人的生命,若是败,皇上怪罪下来,你与程屹都要遭殃。这都是我不想看到的,但是如果一定会发生,我自私的希望能赢。”

子沫是聪明的,她担心的不仅仅南宫赫一人,她担心的是所有的士兵和将帅,这样一来也不会让南宫赫误会自己对他有其它的意思。

南宫赫依旧背对着她,,点了点头道:“我会好好的回来的,你在这儿等我就是。”

一股悲怆涌进心头,子沫不再说什么,他的背影已经消失很久了她却依旧看着那个方向发呆。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战场的前线子沫没有亲眼看到过,那些身着戎装的将士奋不顾身,为国家的安定抛头颅洒热血;而他们的家人却在家中苦苦等待着他们的平安归来,可那些妇人还不知道她们苦苦等待的丈夫早已经成了白骨一堆。

子沫深深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这是无法左右的事情,如今只能规劝自己看开一点。她并没有躺下休息,而是拿起一本书在躺椅里细细品读起来。

午后,妙凝前来禀报说程屹在殿外求见子沫。

子沫不知他的来意,她自个儿猜测是关于北漠与蛮族这场战事,但她却不知道具体又是何事。

程屹看到子沫出来立马迎上前去道:“长欢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哪儿不舒服吗?”

出来时子沫也没有来得及照镜子,看程屹的表情猜想自己的脸色应该是挺苍白的,她柔声道:“我没事,你们可别就一惊一乍的,吓都要把我吓死了。”

听到子沫的调侃程屹才放心她没事,接着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却也没说话,走的方向是朝着东云阁的。

沉默了一段路后,程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长欢你都知道了?”

子沫一笑,明知顾问道:“知道什么?”

“就是我要带兵去打仗了呀!”

子沫一听低头浅笑,程屹这才知道她刚刚是故意这样问的。他挠了挠头有些气愤道:“你都知道呀,那为何还要装作不知道!”

子沫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难得现在她还有这种心情。程屹见子沫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些什么,心里愈发的堵得慌,道:“那你就没有说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子沫今天是打定了要捉弄他一下,歪着头问道:“要说什么?我应该说些什么吗?”

程屹一听急了,停住脚步就不再往前走了,他有些气恼的跺了跺脚道:“怎么会没有什么话要说呢?”

子沫见他真的急了也就不再逗他了,道:“好了,不逗你玩了。还是那句话,一定要平安回来才好。”

程屹对上子沫的眼神竟然有片刻的失神,那眼眸中带有的是担心与关切,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头转向一边,含含糊糊道:“还算你有良心……”子沫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于是问道:“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