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沫没有想到噩耗来的如此之快。

阿喀什走后的三天,朝廷就传来消失,北漠皇已经决定与蛮族开战。本以为这事会被搁浅,再不济也是拖个一两个月之后,没想到战事这么快就到来了。

东云阁那边也在紧锣密鼓的为这场战事训练,士兵们在训练场上一个个挥汗如雨就是为了能在这场与蛮族的战争中得到赏识和提拔。其实众多士兵与子沫一样清楚,上了战场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够幸运的了,但是他们心中都抱有一丝侥幸,抱着能活着回来的侥幸。

只是可怜了他们的家人啊。

算了算是下朝的时辰了,子沫站在金风殿外,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在等什么,但她也隐约觉得自己会等到些什么。

远远便看见一身朝服的南宫赫向金风殿走来,南宫赫看到子沫时皱着的眉头稍稍有些舒展,道:“天已经有些热了,怎么在这儿傻呆呆的站着?”

子沫抬头看向他,眼神中带有探究的意味,道:“师傅没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南宫赫一听轻蹙起了眉头,薄薄的唇抿着,似乎在纠结应不应该将这件事告诉她,可转念一想她迟早是要知道的,与其让她从别人口中知道还不如自己亲口告诉她。

南宫赫看她这样子就已经知道她听到那个消息了,他叹了一口气道:“皇上命我为这次的主帅,后日我就要出征了。”子沫愣愣的听完他说的这句话,没想到不愿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后日就出征?”

南宫赫点头回应。看样子这次的战事没有子沫想象中这样简单了,如此急切的出征,想来是蛮族对扶北漠威胁巨大或是北漠皇对这场战争势在必得觉得不必过多的准备。

“还有其他人陪同吗?”

“有,这次程屹也去,他身为东云阁首领第一次带兵出征,皇上也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几分本领。”南宫赫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单纯像在和子沫禀报事情一般。

“程屹……”子沫喃喃道。前任东云阁首领与现任东云阁首领一起带兵出征可真是一件趣事,子沫实在想不通北漠皇心中所想。可如果真的能被她猜中,那就真的不叫帝王心了。

程屹一上前线就说明子沫需要掌管东云阁所有的事务,这对子沫来说何尝不是一次挑战?她与程屹在这场还未开始的战役中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将来如何谁都说不准。

子沫纵使有千言万语想说最终却汇成了一句话:“多保重,平安归来。”

南宫赫的眼眸突然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深邃的眼眸看着眼前小小的子沫,突然之间他有一种想拥她入怀的冲动,没有挣扎、没有撕扯以及没有痛恨。他是如此想念她身上的气息,纵使现在如此之近却也不能满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