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办法,谁叫她是内阁大学士的女儿呢?这京中的子弟们想要考状元,写的试卷可都是要经过她父亲过目的!

“张家姐姐近来皮肤变得越来越好了。”其中的一个女子说。

她的话音刚落,另外的一个女子便迫不及待的继续奉承。

“张姐姐里头上的簪子可是琉璃阁的?天哪!我看到过,但是人家说是有人定做的,不对外出售,妹妹还好奇是谁有这么好的品味呢,原来是姐姐您呀!”

说话的这个人是徐静思,一个四品小官的女儿,好不容易全家才有一个名额,她爹直接让给她了。

她的话极大程度的取悦了张宜璐。

她伸出手虚虚的扶了一下簪子。

“其实我定做了两个,一个是我头上的这跟碧雪莲的,还有一根是金牡丹的,是给清儿姐姐的。”

“天哪,是湘贵妃吗?姐姐你同贵妃关系真好,现在还叫小名,我们这些人真的是望尘莫及了。”徐静思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妒忌,但是面上还是笑着说道。

张宜璐轻蔑的看了她一眼,炫耀似地说。

“嘻嘻,其实是清儿姐姐让我这么叫的,没办法,她说不想我们之间见外!”

就在几个人其乐融融的相互奉承的时候,旁边突然传出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我当是谁这么会炫耀呢,原来是张家的。”

这个声音的针对性太强,以至于张宜璐一听就想bàozhà,但是当她转过身看到了说话之人的时候,又硬生生的把话憋了回去,继而行了个礼。

“宜璐见过芳华郡主。”

眼前的女子穿着一身黛色大衫,打扮不似其他女子那般的刻意,却显得清新脱俗,头上未带多余簪饰,跟她的身份比起来的确是偏素雅了一些。

此人便是芳华郡主,全名赵御姝,是当今陛下的唯一皇妹,先帝驾崩之后,皇太子赵御风继位,封皇妹为芳华郡主,随了她的心愿在京城中赐了一处府邸,在外居住,这也是她会出现在这里而不是在后宫里面的原因。

赵御姝刻意的挥了挥手,“如此大的脂粉香气,张家妹妹你是来参加中秋宴会的还是来参加选秀的呀?”

张宜璐因为她的话瞬间红了眼眶。

屈辱、不甘和愤怒同一时间席卷了她的心脏。

“郡主说的哪里话,小女自然是来……”

“来参加选秀的?”赵御姝冷冷的打断了她,那眼神仿佛是在看着一个垃圾一样。

“郡主……”张宜璐最终还是哭了起来,“您何必如此针对小女?两年前的那件事情,真的不是……”

一听到“两年前”三个字,赵御姝的脸色猛然变了。

她静静的盯着张宜璐的脸,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是她所有的情绪全都在一个眼神中诠释的淋漓尽致。

若不是张宜璐从前看过,怕是真的以为赵御姝要杀了自己。

看了片刻之后,赵御姝突然笑了,然后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走了。

待她走了之后,张宜璐脸上的表情也渐渐的变成了阴沉。

“两年前……什么?”徐静思实在是好奇,便问了一句。

“呵……”张宜璐笑了一下,撇了徐静思一眼:“关你何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