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上了这身衣服就意味着,她再也不能无拘无束的做她想要做的事情了。

若是在以前的话,斐苒初说出这话赵御风肯定是要生气的,但是经历了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是真的觉得斐苒初不一样了。

至少,更加的喜欢自由了。

没有在他的眼中看到愤怒的情绪,斐苒初忍不住问:“陛下难道不生气吗?”

赵御风只是笑了笑,伸手在她的耳旁虚虚的摸了一把,“你休想激怒朕,今日那把乐器真是一定要在这里赏给你的。”

听了他的话,斐苒初叹了口气,没有再去接他的话了。

夏星辰已经将所有的宝物全部都展示了一遍,然后便准备带下去了。

没想到,赵御风竟然直接拦了下来。

“慢着。”

夏星辰楞了一下。

他不明白目前所发生的变数是什么,只好谨慎的问:“不知陛下是对某件宝物不满意吗?”

不光是夏星辰,就连许多的大臣们也都屏住呼吸等待赵御风的命令。

只听他轻笑了一声,薄唇轻启:“非也,朕只是想现在拿过来一个小物件先玩着,使者不会介意吧?”、

原来是这个?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当然可以,只要您开心。”

得到了回复之后,赵御风看了一眼李公公。

李公公得到了眼神,点点头便迈着小碎步走到了下面,当着所有人的面拿起了那把吉他。

见他拿的是个稀奇物件,夏星辰连忙解释道:“此物乃东洋琴,东洋的乐器,是我们西夏好不容易得到的宝物,特献给陛下!”

其实刚刚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个从未见过的东西,想问又怕显得自己没见识,于是只能憋着了。

现在知道,这个长相稀奇古怪的东西竟然是乐器?

李公公把东西拿回来的时候,斐季清一直紧紧的盯着。

她忍不住的在想,莫非是陛下突然觉得今日对待自己太为苛刻了,于是边想补偿自己?

想到了这点之后,她便开始暗戳戳的整理着自己的服装了。

李公公把东西捧着送到了赵御风的手上。

赵御风拿着东洋琴,对着琴弦拨弄了一下,琴立刻就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在场的人听了之后,无一不是惊讶了。

谁曾想过,这个看起来丑丑的东西竟然能发出这般美妙的声音?

斐季清也愣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琴。

她现在是真的想要了!这个东西太有意思了!

就在这时,赵御风在几百双眼睛的瞩目之下,将拿东西递给了坐在她身边的斐苒初。

竟然给了废后?!

斐季清的眼睛瞪大了,她不敢相信那东西竟然给了斐苒初!

怎么可能会是她?!

穿了凤服还不够,现在竟然连宝物都要赏给她?

大殿中的吸气声已经代表了所有人的态度了。

而斐苒初则是面不改色的从赵御风的手中接过了琴,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