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御风回过身,故意敛去了脸上的笑容,沉声说道:“朕从前倒不知,你竟然也是多才多艺啊。”

许是听出了他话语中的防备,斐苒初转身面向了他,目光真挚的说道:“陛下可是觉得……臣妾是个妖物?”

毕竟自己和从前相差的太多了,是个人恐怕都以为是被上身了吧。

没想到她竟然问的如此之直接,赵御风反倒是有些想笑了。

“世上哪有像你这般,浑身长满了刺,丝毫不知道魅惑君主的妖物?”

斐苒初被他堵得没话说。

这时,赵御风突然拉过了斐苒初的手腕,一用力,斐苒初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朝他那边倒过去。

众目睽睽之下,赵御风抱住了她的身体,一双长臂挡在她的腰后,头则探到了斐苒初的耳边。

下面的人们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去看。

废话!陛下和嫔妃玩乐,也是他们这些人可以看的吗?

“若是真的被上了身……那便不要走了。”

他的声音低低的,似是带着某种威胁的意思,阴沉的可怕,让人分辨不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他说的话是真的。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他也算是真的大胆。

说害羞是假的,她被惊呆了是真的。

原来,赵御风真的从未爱过斐苒初。

斐苒初强行压下了心中的苦涩感,故作轻松的笑了一声。

“陛下喝醉了。”

说完,她便推开了赵御风的身体。

赵御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满脸笑意的被推开了。

晚宴临近尾声的时候,西夏使团的夏星辰却突然站了起来,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尊敬的陛下,还有一事,我们想,可能必须要告诉陛下。”

当赵御风看向他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丝毫笑意了。

“何事?”

“此次中原之行,本就是有件事情必须告知陛下的,是关于前几日京中流传的一事。”

夏星辰说话只说了一半,故意让其他人去猜测。

“前几日京中流传之事……诶?不是丞相家的事吗?”

“是啊!难不成是关于夏氏的?”

“偏偏在西夏使团来临之前出了那件事,莫非是其中有何关联?”

当下面都在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赵御风却突然看向了斐苒初。

他只要在这件事情上对她解释的不明不白的,现在突然提及这件事情,怕是斐苒初又会多像。

他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斐苒初。

果不其然,她的脸色几乎是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

至此,赵御风自然也是没什么好脸色了。

“哦?”他敷衍的疑问了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