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所有惊讶的人里面有一个是例外的,那就是斐季清。

毕竟可是她特意交代内务府把这套衣服送过去的,现在看来,斐苒初这个傻瓜也没有让她失望。

她在所有人不知所措的时候站了起来,惊讶的说:“姐姐?!您怎么会在这里?”

对此,斐苒初冷笑了一声。

这不是你正想要的吗?

“有人让本宫来参加中秋宴会,妹妹怎么如此惊讶?”斐苒初走到了龙椅旁边的位置坐下,施施然而笑。

斐季清差点没忍住脸上的笑容。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戏还是要做足的,不然难免会让人怀疑。

“姐姐!您莫不是糊涂了?您现在已经不是皇后了呀!您是怎么出来的?”

“但是这套衣服是怎么回事,莫不是陛下糊涂了才将衣服送到本宫那边去?”斐苒初继续冷眼回答,似乎并不着急的样子。

“天哪……姐姐您是真的疯了呀……来人呐!快将姐姐扶下去!”斐季清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人上来想要将斐苒初给扶下去了。

下面的议论声音也越来越大,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疯掉了的废后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的时候,废后却突然笑了。

“慢着!你怎么知道,本宫就是疯了呢?你为何就那般的确定,本宫就是自己跑出来的而不是陛下请来的呢?”

斐苒初的一番话差点让斐季清笑出声。

使劲挣扎吧,越挣扎戏越好看。

“姐姐呀……”

斐季清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话一样,只是还未说出口就被斐苒初的一番话堵得哑口无言。

“再说了,皇贵妃还未曾说话呢,你个贵妃着急什么?”说着,斐苒初还看了一眼轩辕梦,跑了个媚眼,笑道:“你说是吧?皇贵妃?”

都是千年的老狐狸,跟她玩什么聊斋呢?

轩辕梦本是在一旁低调看戏,突然被提及,谁也不想得罪,只能装瞎不去看斐苒初。

看到了轩辕梦的态度,斐季清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她站了起来,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皇贵妃姐姐不想管这件事,本宫又是位分最高的,那这件事便由本宫来决断了!”

说完,她准备叫人上来把斐苒初拉下去的时候,大殿门口又突然传来了太监的声音。

“陛下驾到!”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等待那个九五之尊的男人的到来。

只见赵御风穿着和斐苒初同一个系列的宫服大步走了进来。

“朕还未走到便听到了贵妃在说话了,爱妃在说些什么呢?”

赵御风谁也没理,直接就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说道,“可否说与朕听?都起来吧!”

众人这才抬起头继续看戏。

斐季清看他就和自己说话,顿时开心的不得了。

“陛下,臣妾再说姐姐的事情。”斐季清眸中闪过了一丝阴狠。

就不信今日斐苒初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还能安然无恙!

她有意无意的将赵御风的注意力往斐苒初的身上引,所有的人都以为废后今天算是完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