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一张小脸瞬间煞白,斐志浦更是直接跪下,“陛下赎罪!贵妃娘娘口无遮拦冒犯了您!”

赵御风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朕看,你们是想替朕做决定吧!”

“臣不敢!”

“臣妾不敢!”

至此,下面的人们也都知道了赵御风的态度了——庇护废后!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而万众瞩目的斐苒初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和陛下开始聊起天来,丝毫不像是已经被废庶的人!

斐志浦父女到现在也还没有起身,他们也明白了事情的发展了。

最不可置信的便是斐季清了。

她搞不明白,自己精心设计的圈套为何斐苒初已经跳进去了,陛下却丝毫没有责罚的意思,反而是笑着和她聊天。

这到底是为何?!

“好了,你们起来吧!此事今天莫要再议了!”赵御风一语令下,这件事今天算是不能再提了。

斐季清起来了之后,狠狠的看着坐在赵御风身边的斐苒初,眼珠子都快瞪的掉出来了。

此时,轩辕梦突然在旁边不咸不淡的说了句:“有些人的算盘算是落空了。”

及时明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她还不能承认,装作不懂的样子。

“姐姐这是在说什么?妹妹听不懂。”斐季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对此,轩辕梦也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扭头说道:“今日陛下维护了废后,你是不是此时已经气得要疯掉了?”

“姐姐说的哪里话,妹妹今日不过是怕坏了规矩罢了……”

斐季清越说越心虚,最后索性低头不再和任何人交流了。

而斐苒初则是一直有意无意的注视着斐季清,看到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竟然是畅快的不得了。

她以前还从未想到过,自己竟然也会和这种女人过不去。

“你在想什么?”

斐苒初的出神吸引了赵御风的注意力,他喝了口酒,主动搭话道。

听他这么说,斐苒初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赵御风,眉眼带笑,“臣妾只是在想,为何陛下今日会同意臣妾身披凤袍过来参加中秋宴会呢?”

赵御风听了之后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故意坏笑了一下,用扇子挑起了斐苒初的下巴,眯眼问:“只要你高兴,哪怕是身披龙袍也不是不可以。”

知道他没有回答自己的打算,斐苒初索性不白费力气。

“要说龙袍臣妾倒还真的不敢。”

说完,她便转过了身,不再去和赵御风搭话了。

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其实一直有个人看着斐苒初,这个人就是西夏使团的领头人夏星辰。

“有意思……”

宴会的前半段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期间也没有人再去找斐苒初的事了,只不过一直默默的观察着而已。

轮到了西夏使团的时候,突然从大殿的四面八方跑出来了一些西夏打扮的女人,她们都蒙着面纱,身姿曼妙,看起来是要跳舞的样子。

紧接着,西域的胡笳琴的声音便就响了起来,十几名女子在大殿正中央开始起舞。

由于这是新编排的舞蹈,在西域很是流行,但在中原却没人见过,于是大家看的也都很入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