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事?”

“这位喜翠姑娘说,她家主子有话和陛下说,不知暗一大人可否代为通传一句?”刘公公想让暗一进去禀报,这样就算是在真的触了逆鳞也不是自己的事。

暗一看了一眼刘公公,已经是完全的了然了,接着他又看了一眼喜翠,她眼中似乎是映着些许的乞求。

“急事?”暗一问。

“是,还请暗一大人……”

喜翠话还没说完,暗一便转身走了,似乎是没有理会她的话。

就在她想哭的时候,就听到了暗一的话。

他正站在门内,冷着脸说道:“进来。”

“多谢大人!”喜翠破涕而笑,然后小跑着进去了。

两刻钟之后喜翠才返回了华阳宫,这次她的表情不似上次那样的欲哭无泪了,反而是带着些许的兴奋。

“陛下怎么说?”斐苒初躺在床上看着书,还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陛下说,只要您开心,穿什么都可以。”

斐苒初一听便笑了,她放下了书,说道:“是吗?”

接着,她扭头看向了桌子上的衣服,哼了一声。

既然如此好心的为她送来这么好的衣服,要是不领情也说不过去。

接着,她看了一眼喜翠,然后顿住了。

“你的脸怎么了?”

喜翠暗道一声不好,怎么忘记了这个!

她连忙捂住自己的脸低头说道:“不碍事的娘娘。”

“是谁?”斐苒初懒得听她的解释,直接就问。

喜翠犹豫了一下,放下了自己的手,“是绿影。”

“湘贵妃的婢女?”斐苒初记得她是斐季清的侍女。

“是。”

接下来,斐苒初没有再说话了,只是摸了一下喜翠的脸,眼中划过一丝凌冽。

“知道了。”她冷冷说道。

检查完了衣服没有异状之后,喜翠服侍斐苒初穿上了衣服。

果然是皇后的服制,无比的华丽,属于那种隔着大老远在人群中都可以一眼看到的那种打扮。

“给本宫化妆,既然有人让本宫艳压群芳,也不能辜负了好意。”

说真的,喜翠到现在也差不多理解斐苒初的打算了,于是便直接拿出了压箱底的首饰,尽力的给斐苒初打扮的华丽些。

打扮好了之后,喜翠都看呆了。

斐苒初平日里太低调,又不太正经,所以会不自觉地让人忽略她的长相也是顶好的。

不同于斐季清长相那般的妖艳魅惑,斐苒初的长相是优雅恬静的那一种,虽然第一眼看着没有前者惊艳,可是时间长了还是后者耐看,而且她正经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大气了起来。

若是穿着正装站在一起的话,斐季清就显得小气多了。

喜翠越看越满意,与此同时,眼中还划过了一丝的怀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