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轻轻抚摸着盒子的外壁,看上去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但他抬头看了一眼子沫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朝她走去。盒子突然出现在子沫的眼前让她有些疑惑不解,很显然程屹是把这个盒子交给自己了。

子沫接过紫檀盒子,纤细白皙的手轻轻地开启了盒子,一半玉印玺赫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子沫自然是认得这东西的,这是代表权力象征的东云阁印玺!程屹为何要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子沫猛然抬头看向程屹,目光中带有询问的意思。

程屹解释道:“后日我就要出征了,这是东云阁的印玺,而你又是东云阁的副首领,这个东西是应当交由你保管的。你也知道,很多人都对这个东西虎视眈眈的,而你又这么聪明,在你身边是最安全的。”

子沫摇了摇头,将印玺推了回去道:“可没这样的道理,我本就无权调动东云阁的士兵,你将这印玺交于我岂不是直接越过皇上授权给我了吗?这要是被别有用心的心知道了,你可是要吃苦头的!”

“就是因为有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我才要将这个交给你,这个密室并不安全,况且在你身边这东西还能护你周全。”不知道为什么程屹这次如此坚持,任凭子沫怎么说他就是要将这印玺交给她。

子沫有些微怒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屹情绪一激动跟着也着急了起来道:“这次出征我隐隐已经有一些不好的预感了,还不知道回不回得来……你就收下吧?”

子沫愣在了原地她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单纯自信的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她之前的预感也是正确的吗?原来只有她自己在自我欺骗吗?

子沫喃喃道:“程屹,你别这样说……你会平安回来的。”

程屹退后了一步摇摇头道:“不,这次一定会发生一些什么,连我这样粗心大意的人都察觉出端倪了,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万一我回不来,这个印玺也不至于落入歹人之手,就算我求你了,你就收下吧!”

子沫怒道:“说什么傻话,你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程屹道:“好,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所以在我回来之前你一定要照看好印玺,这样在外头我才没有后顾之忧了。”

子沫低着头盯着盒子里的印玺,小小的空间里一片沉寂。忽然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她将盒子里的印玺拿出来放进了衣袖中道:“那好,我就收下了,但是我依旧希望你能平安的回来。东云阁需要你,我也需要。”

那句“我也需要”让程屹的心不自觉的加速,但程屹知道子沫对他没有参杂除了朋友之外的任何感情,刚刚说的那番话他也不会延伸出其他的意思,程屹在心中暗暗嘲笑自己这个样子,苦笑道:“会的,一定会的。你在宫中也一定要万分小心。”

子沫为了让他安心,于是道:“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世子不是还在宫中吗?我能有什么事呢?”

程屹的苦笑更甚,但奈何他的身份根本干预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

此地不宜久留,子沫收下印玺后,两人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政务殿。不知怎么的,子沫只觉得苍都的夏季热的令人心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