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1/2)

凑合过吧,还能离婚咋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22

  说话的声音经话筒音响放大, 掷地有声,语气中虽没有怒火, 但不怒自威, 让在场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自觉屏住呼吸。

  而他个头本就高, 此时这么一站, 下巴微抬,凌厉的眼神一扫,睥睨全场,又衬以一身黑衣,宛若黑面罗刹,顿时,所有人都不敢再敢吱声了。

  白牧离陆怀瑾最近, 也最能看清他的眼神。

  对方只垂眸瞥了他一眼,但眸中的满溢的煞气简直要让人窒息死亡。

  而在六年前,他也是这样的姿态仰视着这个高不可攀的人,仰视着这一模一样的眼神和一模一样的厌恶。

  陆怀瑾只看了他一眼就挪开了目光, 朝徐行看去。

  当时听到白牧贬低行行, 虽然听不懂什么, 但还是尽自己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说出的话没经过大脑思考, 全凭感觉, 下一句也不知道说什么, 甚至……

  到底是话可以乱说饭不能乱吃, 还是饭可以乱说话不能乱吃……

  完惹完惹我不会说错了吧,行行会不会又要揍我了qaq

  但徐行还没反应过来,眨巴着眼看他。

  不过徐行身后的导播倒是反应过来了,颤抖着手迅速将大屏幕上的画面切成其他的。

  嘤妈妈,陆总瞪我,好可怕。

  “赶快说点什么,别让场子这么尴尬。”导播在主持人的耳麦里焦急道。

  主持人反应过来“瞧陆总这……”

  不过他话没说完,就被徐行打断了。

  徐行接过江童童递给他的话筒,对白牧道“白先生,就疑似抄袭一事,本期节目播出两日内,我会给出您我原创的证据,还请您本人和贵公司公开向我道歉。”

  “以及。”徐行继续道,“如果您想让大家继续信任俪斯汀的设计和品质,就请把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如果俪斯汀因为您一人而失去客户信任的话……”

  他冲白牧笑了笑“估计下次就没办法在节目中见到您了吧?”

  语气十分平静,听起来也不卑不亢,但其实句句都将白牧以及他身后的俪斯汀往绝路上逼,甚至越过了白牧本人专业的素养,直接上升到一个企业的专业能力。

  语毕,场上一片寂静,录制结束。

  怼了白莲花大获全胜,徐行心情大好,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哼着无名小曲儿。

  “徐老师这就走吗?”一名场务小姐姐跑到他身边,表情十分担忧。

  “是啊,怎么了有事吗?”徐行笑着问。

  看着他唇边的笑容,场·离婚女孩·务更加心酸了,她大着胆子拍了拍徐行的肩膀,安慰道“徐老师,不要太伤心了!天涯何处无芳草!更何况你还有我们呢!”

  说完便掩面开了,留下徐行一人一脸懵逼。

  说的什么哦?

  不管了,反正今天开心,收工!回家!

  “行行,我今天表现的好不好!”一关上车门,陆怀瑾就像个小孩一样邀功,就差说快夸我快夸我了。

  徐行想到他站起来的那个瞬间,说内心毫无波澜是不可能的,甚至怎么说呢……对“被他保护的感觉”产生了一丝丝的依赖。

  剥了颗奶糖塞进他嘴里,顺手又ruarua脑袋“可好了,简直不能再好了。”

  徐行发动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看到了一直为他声援的粉丝们。

  按徐行理解,粉丝们见到他应该是很高兴的,但是……

  为什么一个个都哭丧着脸?还有哭的?今天怼了人是喜事啊妹妹们!

  而且天色已暗,她们站在道路两旁,只有车灯照亮她们的面庞,照几个哭几个,加上她们手中的带着人脸的手幅……

  怎么有种被送终一样奇奇怪怪的感觉……

  算了算了不管了,回家再说。

  赶上下班高峰,毫无意外地堵了车,排在川流不息的红灯中,徐行打开了车窗透气。

  “行行我饿了。”陆怀瑾的肚子还替他“咕噜——”叫了一声,告诉徐行有多饿。

  徐行也有点饿了,但照这堵车的程度,估计是要堵到猴年马月,到家可能都半夜了。索性一变道拐进停车场里,下车找吃的。

  附近有两个商厦,徐行在手机里搜索吃什么,听陆怀瑾说“行行,我想吃哪个。”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条小吃街,灯火通明的,不断有袅袅烟雾携裹着食物的香味飘出。

  “不卫生。”徐行摇摇头,正打算带着陆怀瑾走时,眼角余光瞥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倒不如说是两件熟悉的校服。

  两个高瘦的男生肩并肩,手里拿着不少小吃,而他们身上穿着的正是徐行和陆怀瑾高中时的校服。

  看到那白衬衫的一瞬间,徐行有点恍惚。

  因住址和大学都在二环内的缘故,他已经很久没往环外跑了,四处环视,才发现不远处就是自己高中母校,而这个小吃街也是原本经常来逛的小吃街,只不过前两年翻修过,这才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高中啊……

  徐行抿了抿唇,脑海里闪过种种回忆,要不去看看吧,万一陆怀瑾又想起些什么呢。

  结果刚一回头,发现陆怀瑾人已经没了。

  再回头,发现他在一家卖铁板鱿鱼的小铺子前,像模像样地和老板比划“老板,我要20串鱿鱼须,只要鱿鱼须不要脑袋,行行不吃脑袋,然后不要辣椒,多放孜然,行行喜欢吃孜然的。”

  徐行愣了一下。

  他的确是只吃鱿鱼须的,包括喜欢吃孜然味的小吃,不过他太久没吃这些东西了,自己都快忘记了,没想到陆怀瑾居然记得,还是现在傻了的陆怀瑾。

  卖铁板鱿鱼的阿姨笑着问“小伙子记这么清楚,给女朋友买的吧?”

  “不是。”陆怀瑾摇摇头,“行行不是女孩子。”

  说着,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徐行“那个是行行。”

  他笑着露出唇角虎牙,点点灯光将他眼睛照得明亮,像是钻入了千万颗小星星,而眼神则是和旁人介绍自己喜欢之人时的自豪和满足,

  徐行抠了抠手指,还是走近了,冲阿姨点点头。

  “男生啊。”阿姨又拿了两串鱿鱼须放在铁板上,“男生那得多吃点,看你们长得帅,阿姨送你们两根。”

  “谢谢阿姨。”陆怀瑾高兴得呆毛都晃了几圈。

  铁板鱿鱼表皮烤的焦脆,然而里头依旧鲜嫩多汁,摇吃起来十分弹牙,孜然粒颗颗爆开,唇齿留香之余那风味都要香到骨头里。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赠尔一场空欢喜,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izu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