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什么叫养啊?我又不是猪。”

沈蔓歌自然而然的小女儿姿态让霍震霆瞬间笑了起来。

“猪要是都像你这么瘦,估计养猪的要哭死了。”

霍震霆这句话说的沈蔓歌直接无语了。

还真把她当猪养了还是怎么着?

叶南弦却开玩笑的说:“就这样的,刚才还在家里嚷嚷着要减肥呢。”

“减什么肥?你哪里有点肉啊!真是瞎胡闹!”

霍震霆一听就呵斥了沈蔓歌一句。

沈蔓歌觉得叶南弦绝对是故意的。

她偷偷的背着所有人在叶南弦的腰间掐了一下。

“哎呦!”

叶南弦顿时叫了一声,把霍震霆吓了一跳。

“怎么了?”

“说错话了,被家法了呗。”

叶南弦一点没觉得丢人,反而有点得意洋洋炫耀的意思,把沈蔓歌羞得差点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个叶南弦现在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沈蔓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过头来对霍震霆说:“对了,小叔,你怎么在外面呀?”

霍震霆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出来抽支烟,里面都是女人,不太方便。”

“去了一趟帝都,烟瘾也大了?”

叶南弦淡淡的说着,霍震霆却没有接话。

看到这里,叶南弦多少感觉出一点不对劲。

“怎么了?蔓歌的身份帝都那边没有通过?还是又出了什么岔子?”

叶南弦这话一问,沈蔓歌也皱起了眉头。

&

nbsp;不是说一切都没问题么?

难道是又出了什么事儿了?

“没有,帝都那边挺顺利的,已经和警察局的人说好了,蔓歌的身份明天就下来了,放心吧。”

霍震霆连忙说道。

沈蔓歌这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没有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明,她现在是哪里都去不了,好在这次终于办下来了,也可以和叶南弦和孩子们出去了。这一点还是让沈蔓歌很高兴的。、

叶南弦却没有沈蔓歌那么乐观,看了看霍震霆,淡淡的说:“既然蔓歌的身份都没问题了,你在这里发什么愁?抽什么烟?我女人刚坐完小月子,你可别让她在吸二手烟了行么?”

闻言,霍震霆连忙把烟给掐了。

“都怪我,怪我。”

霍震霆的样子让沈蔓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叔,你别听他的,他就是矫情。”s3();

“这可不能这么说,南弦对你还是很可以的,做人不能没良心是不是?”

霍震霆现在已经完全放下了对沈蔓歌的其他感情,完全就是看侄女的样子,虽然还是多少有些不太适应,不过总比以前好多了。

沈蔓歌的脸再次红了起来。

叶南弦见他们俩如此说话,笑着说:“外面挺冷的,你真的打算要在外面和我们聊天?老天太估计在里面等的着急了吧?”

这句话再次让霍震霆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蔓歌,有件事儿我的和你提前说一声。”

“什么事儿啊?”

沈蔓歌笑着问道,不过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霍震霆咳嗽了一声说:“是这样的,老太太身边还有个人呢,你应该认识。”

“余薇薇?”

沈蔓歌的脸立马就沉了下来。

“是。”

霍震霆的表情有些尴尬。

沈蔓歌心里挺不舒服的。

“这应该使我们霍家的事儿吧?余薇薇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沈蔓歌原先就对余薇薇没什么好感,现在听到余薇薇在霍家,她更是反感。

霍震霆不知道沈蔓歌和余薇薇在医院的摩擦,低声说:“这是老太太的意思,老太太说余薇薇不管怎么说都是萧部长的女儿,是你的妹妹,虽然她不姓霍,不过这些日子以来也幸亏她伺候老太太,所以老太太的意思是,让你今天过来,和你商议一下,等你进祠堂入族谱的时候,顺便认她做个霍家的养女,这样你们俩的姐妹情分也顺理成章一些,而且萧部长也不会太难做。”

这些话霍震霆刚说完,沈蔓歌就冷笑起来。

“老太太想的还真周到,不过如果我不同意呢?”

霍震霆顿时就愣住了。

“蔓歌……”

“是不是我不同意,就说明我明我没有容人之量,更没有姐妹之情了是么?”

沈蔓歌没有因为霍震霆的脸色而有所缓和,反而声音冷了很多。

叶南弦的眸子微眯了一下,把沈蔓歌拉到了身后,对霍震霆说:“蔓歌在美国差点死掉,你知道是谁的杰作么?”

“不是唐子渊和他的情人么?”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初是余薇薇把蔓歌弄晕了亲手交给了唐子渊,也让蔓歌接下来承受了那么多苦难,甚至差点死掉。你觉得这样的隔阂,凭着霍家老太太一句话,就可以烟消云散了?如果不是看在她是萧部长的女儿份上,你以为她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和我妻子来争一个平起平坐的名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