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灵儿的哭声戛然而止。

她看着沈蔓歌,有些欲言又止。

“不能说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吗?灵儿,你要知道,宋文棋原先是我的朋友,你是我最好的闺蜜,这一点他是知道的,就算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他也不可能做的太过分。你是什么人我也知道,你不攀附权贵,你看不上那些富二代,所以宋文棋绝对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你叫出去的。你能去御海居找他,必然是他说了什么,或者手里有什么东西威胁到你,你才会过去对不对?而且我听经理说,你是怒气冲冲过去的。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沈蔓歌很是疑惑。

可是蓝灵儿却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说,那样子让沈蔓歌多少有些着急。

“到底有什么苦衷?连我也不能说吗?你要知道,宋涛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一定回去查这件事儿,到时候让他查出来还不如你现在就告诉我。”

沈蔓歌多少有些着急。

蓝灵儿却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事儿,我就是突然间看不惯他,而且上次他把我一个人扔到墓地里,这个仇我不得不报,所以才过去的。”

“灵儿!你和我之间什么时候也开始有秘密了?”

沈蔓歌知道这不是实话。s3();

她是最了解蓝灵儿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蓝灵儿的脾气?

就算是为了上次的事情,蓝灵儿也绝对不会那么莽撞的过去的。

但是蓝灵儿就是要定了这么一件事儿,其他的都不说了,让沈蔓歌多少有些无奈。

“我知道,你可能有自己的苦衷,你不想说我不逼你。但是今天这事儿,你不能想不开知道吗?我知道你很难,但是即便再难,你也会挺过去的对不对?”

“放心吧,我不会寻死的。我蓝灵儿虽然没爹没妈,但是老天爷既然让我活到了现在,我就要更加努力的活着。”

蓝灵儿露出了笑容,不过那笑容确认看着心酸不已。

沈蔓歌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有些事儿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但是你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千万要对我开口。我和南弦虽然不是叶家的当家人了,可是还是能帮得上你的。”

“我知道,真需要你们的时候,我不会见外的。放心吧。刚才回来的时候可能吓到了落落,你有时间去陪陪她。”

蓝灵儿的话让沈蔓歌摇了摇头说:“南弦过去了,孩子们有他陪着,我没什么不放心的,我现在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你,知道吗?”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经历了那么多事儿,还是要坚持和叶南弦在一起了。”

蓝灵儿突然开了口,说出的话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遇不到什么真正纯粹的爱情,可是和宋涛再一起之后,我才发现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男人。因为心里有了他的位置,即便外面再优秀再好的男人都看不上眼了。原来心的大小只有那么大,一旦装进了一个人,就再也装不进其他人了。”

蓝灵儿的眸子再次湿润了。

见她这个样子,沈蔓歌也有些难受。

“宋涛不是那么肤浅的男人。他不会因为你这个样子而不要你的。”

“可就是因为这样才对他不公平啊。他那么完美的男人,为什么要接受这

样的我呢?”

蓝灵儿终究是过不去心理这道坎儿。

沈蔓歌低声安慰着说:“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坎坷,你们是要携手一生的人,如果这么点事情就过不去的话,以后的路可怎么走?”

“不一样的,蔓歌,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的。”

蓝灵儿的心情再次滴落下来。

沈蔓歌尽情的宽慰着她,但是成效不大。出了这样的事情,作为当事人,不是别人随便说几句就能完全释怀的。

见蓝灵儿有些累了,沈蔓歌叹息了一声说:“你睡一觉吧,睡一觉起来,一切都过去了。放心好了,这件事儿有宋涛在呢,不会传出去的。那些纨绔子弟也不敢说什么。今天这事儿就当是一场噩梦,梦醒了,我们还是原先的那个蓝灵儿。”

沈蔓歌的话让蓝灵儿多少有些心安。

她还是相信叶家的这点能力的。

要封锁住一个消息,对叶家来说不难。

蓝灵儿也确实哭累了,在沈蔓歌的怀里睡了过去,不过睡得很不安慰。s3();

沈蔓歌拉过被子盖住了她,却也不敢情谊离开。

直到宋涛回来的时候,沈蔓歌才将蓝灵儿的身子转移到了宋涛的怀里。

“她睡了没多久,心理还有心结,怕是一时半会不会接受你了。”

沈蔓歌不想着看着他们两个被分开,所以开了口。

宋涛看着蓝灵儿哭的红肿的眼睛,低声说:“我知道了,当心吧,太太,我这辈子非她不娶。”

“觉得委屈吗?”

“这件事儿该是她委屈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