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老太太被沈蔓歌这句话问的哑口无言的。

想想这么多年,沈蔓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如今也是刚知道是霍家的骨血,她确实没有给沈蔓歌什么过多的关爱。

一时间,霍老太太的态度软了下来。

“蔓歌丫头,我知道这些年委屈了你。”

“我不委屈,甚至我觉得在沈家过得很好,起码我的父母不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问都不问我一句,就直接说是我的错。您可以喜欢任何人,也可以认任何人做您的孙女,我已经快三十岁了,在我最需要关怀的时候,我有我的父母陪着我,对于霍家,我可有可无。老太太,不是每个人都把霍家当成一个好的归宿的,我现在过得也不错。”

沈蔓歌说完直接转身。

叶南弦已经下来了,他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眸底有些微冷。

“霍老太太,你这亲自上门堵着我的车,到底为什么呀?”

“别问了,我不想知道。”

沈蔓歌是真的不想知道。s3();

如果说原先对霍家还有一点情绪的话,现在是一点都不想有了。

叶南弦自然知道沈蔓歌心理的苦痛,不过他可见不得自己的女人被人这么欺负。

“别介,人家都上门了,总得问问我妻子到底犯了霍家那一条法律,值得让霍老太太亲自上门来问罪?”

叶南弦此时的脸色冷的有些让人无法直视。

霍震霆想要出来打圆场,却听到叶南弦说:“霍少如果要开口为令尊说话的话,还是别出生了,我怕回头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这句话直接让霍震霆闭了嘴。

霍老太太一直都知道叶南弦的手腕,此时看到叶南弦这么咄咄逼人,不由得也有点动气了。

“你就这么跟我说话?”

“我要怎么跟您说话?你如果是蔓歌的奶奶的话,那自然也是我的长辈,我自然会好好对您说话。不过据我所知,蔓歌现在回来这么久了,也依然没有进你们霍家的祠堂,入你们霍家的门吧。那么霍老太太想要让我以什么身份和您说话?退一万步讲,您现在堵在我家门口,差点撞上我的车,我还得好声好气的同您说话?”

叶南弦这些话说的丝毫不加以掩饰,反倒是让霍老太太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她看了看沈蔓歌的背影,低声说道:“蔓歌丫头,你就这么看着你丈夫对我这个样子?”

“我丈夫说的没错,还请霍老太太自重。”

沈蔓歌转过身来,眼底的泪水已经被他逼了回去。

没什么好伤心的不是么?

她为了这个老人,为了自家婆婆去那解毒剂,如今两个老人对她的态度明显不一样。

霍家老太太宁愿相信一个外人的话,都不相信她这个亲孙女,她还要奢望什么呢?

奢望的越多,失望也就越多,到时候只能让自己愈发的伤心难过,还不如现在直接说个干净,该干嘛干嘛。

沈蔓歌想通这一点之后,整个人的气势也

变了。

霍震霆意识到这一点,突然有些慌。

“蔓歌,老太太最近情绪不太好,可能有点糊涂,你别往心里去。”

“霍少,人的心都是肉张的,我的心也不是铁打的,我可以把我所有的真心拿出来给霍家,但是不见得霍家想要,既然如此,又何必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呢?”

沈蔓歌这番话说的霍老太太越听越不是滋味。

“你这丫头胡说八道什么?”

“没什么,就是说霍家的门槛太高,我沈蔓歌跨不进去,也不想跨进去。以后你们霍家的事儿拜托不要扯上我,我真的没有任何兴趣。”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霍老太太自然明白了沈蔓歌的额意思,不过也正因为明白了,这才更加生气。

“你把薇薇丫头找人关了起来,饿了一天一夜,还把她扔到海里去差点淹死,这件事儿你就做的一点都不觉得亏心吗?那可是一条人命!你如果不喜欢薇薇丫头,你和我说,我让人送她走就好了,何必这样动手?你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了,怎么可以对自己的亲妹妹如此无情?”

霍老太太这话一出,沈蔓歌直接就笑了起来。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余薇薇现在所承受的这一切都是我做的?”s3();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