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点吃,看看你吃的满嘴都是。”

沈蔓歌抽出了面纸,刚要给沈落落擦擦嘴,沈梓安就直接拿着面巾纸给沈落落擦了起来。

看到儿子女儿这么有爱,沈蔓歌觉得人生真的圆满了。

叶南弦的不满也在慢慢的消散之中。

“你们去干嘛了刚才?”

沈蔓歌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叶南弦和沈落落,不由得问了一句。

叶南弦还没说话呢,沈落落就开始告状。

“妈咪,爹地是坏人!”

沈落落这句话直接戳的叶南弦心里拔凉拔凉的。

“沈落落,你说话将点亮心好不好?”s3();

“本来就是。,”

沈落落理直气壮地说:“妈咪,我认识一个肖恒哥哥,肖恒哥哥还给我买好吃的,还吹笛子给我听,可是爹地已过去就说肖恒哥哥不对,还批评了人家。”

“什么肖恒哥哥?怎么回事啊?”

沈蔓歌听得是一头雾水,而沈梓安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叶南弦有些郁闷的把刚才的事儿说了一遍。

沈蔓歌挺晚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不认识人家就能因为一个冰淇淋跟着人家走了?沈落落,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

沈蔓歌直接就火了。

这女儿简直不得了啊!

一直冰淇淋就能把她给拐骗走了,现在还说叶南弦的不是,这孩子智商有问题么?

沈梓安也沉下了脸,不过没说什么。

沈落落见沈蔓歌也生气了,这才缩了缩脖子说:“肖恒哥哥看起来不像坏人。”

“坏人是写在脸上的么?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坏人?”

“我就是知道!”

沈落落还嘴犟,把沈蔓歌气的恨不得那什么东西敲碎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见沈蔓歌气成这样,沈梓安低声说:“妈咪,她也是一时被人迷惑了,慢慢教吧。落落从小也没出门,第一次出来,难免觉得谁都是好人。”

“不是的,哥哥,肖恒哥哥真的特别好看,和你一样好看。而且他还会吹笛子,吹得可好听了。”

沈落落的话还没说完,沈梓安直接把她面前的东西都拿走了,然后倒进了垃圾桶里。

他的这一举动直接让沈落落懵逼了。

“哥哥,你干什么呀?”

“找你的肖恒哥哥给你买去、你吃着我们的饭,享受着父母对你的宠爱,现在却为了一个见了一面的男孩子如此针对我们,你还需要和我们在一起吗?”

沈梓安的声音不高不低,甚至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但是就是让沈落落害怕了。

她揪着自己的衣摆,有些委屈的说:“哥哥,你不喜欢我了?”

“你喜欢我们吗?沈落落,你好好想想,从你记事开始,是谁在你床边日以继夜的伺候着你?是谁为你鞍前马后的照顾你?是你那个肖恒哥哥么?你也不过见了人家一面,现在就为了这么一个人顶撞自己的父母。对你而言,我们算什么?我们生气是因为担心你,但是是不是这几年我们宠着你,惯着你,让你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自己的家人不好,见了一面的男孩子好,你去找他好了。现在就走!”

沈梓安严肃起来真的挺有范儿的,就连沈蔓歌都有些害怕了。

这还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啊!

怎么看起来颇有叶南弦的风范了?

沈蔓歌轻轻地用胳膊碰了碰叶南弦,低声说道:“你不管啊?就任由着梓安这样教训落落?”

“让他去做。落落今天确实有点不对,这一点的人给她买点东西就跟着走了,我们上哪儿找孩子去?她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还真的是个大问题。”

叶南弦着。

沈落落看了看沈蔓歌和叶南弦,谁都没有为她说话的,而现在沈梓安还那么的严肃,她突然有些慌了。

“哥哥!”

她伸出小手想要拉扯沈梓安的衣摆。

沈梓安冷冷的看着她,吓得沈落落有些不敢,咬着下唇,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

叶南弦心疼了。s3();

“好了好了,以后慢慢教就好了。”

叶南弦刚要起身把沈落落报过来,就看到沈梓安的冷眼直接看向了自己。

“中国有句古话叫慈母多败儿,老叶,你是想做慈母么?”

这句话说得叶南弦直接愣在了那里。

被自己的儿子教训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叶南弦觉得心里无为参杂的。

沈落落一见叶南弦都不帮他了,顿时哭了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