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猛地站了起来。

实在是这个消息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宋文棋看到她这个反应,虽然才想到她可能不太淡定,但是还是没想到她的情绪如此多变。

“你先别着急,坐下来听我说。”

“还坐什么坐,到底怎么回事?”

沈蔓歌直接问道。

宋文棋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儿估计不是谁要抹黑叶南弦的,因为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霍家已经把外面的消息都阻断了,这也是霍老太太太生气,一个人在余薇薇的床边骂的。我也是从一个小护士那里得知的,那个小护士是专门给余薇薇换药的,据说余薇薇下面都破了,简直惨不忍睹。她总不能为了污蔑叶南弦把自己搞成那个样子吧?那样的话这个女人也太狠了。”

听到宋文棋这么说,沈蔓歌的心理顿时像油煎一般。

期初她还能告诉自己,一切都是余薇薇算计的,叶南弦和她或许没什么的,只是做个样子给别人看的,可是现在这算什么呢?

余薇薇伤城那个样子,指定不可能是自己弄得,就算是一个人对自己再狠,也不会那这种事儿开玩笑的。s3();

况且霍家老太太都出动了,并且封锁了消息,这件事儿的可靠新就更强烈了。

好像刀子割过心口一般,沈蔓歌猛地跌坐在床上。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叶南弦和余薇薇是真的做了。

难道余薇薇对叶南弦下药了?

不对啊!

上次她也给叶南弦下药了,也没见叶南弦有多大的反应啊。

苏南不是说吃了那种药,一个月之内不能行房事么?

那么又怎么可能吧余薇薇弄成那个样子?

“不对!不是叶南弦做的!绝对不是!”

沈蔓歌突然开口,这么坚定地语气让宋文棋有些叹息。

“蔓歌,我知道你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确实如此,我没必要骗你。霍老太太就差提着一把刀上门把叶南弦给宰了。这件事儿也只有余薇薇病房里的那几个小护士知道,还被勒令不让传出去的。这要不是叶南弦,霍家干嘛要污蔑他?”

宋文棋的话让沈蔓歌摇了摇头。

“余薇薇怎么说?”

“余薇薇只是哭,像个瓷娃娃似的,什么都不说,哭的好几次都晕过去了,看的也确实让人觉得额可怜。”

宋文棋把话说晚了,沈蔓歌还是摇着头说:“绝对不是叶南弦,就算是余薇薇真的被人强暴了,那么强她的人也不会是叶南弦,绝对不是!”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不是叶南弦呢?这天底下就没有不偷腥的猫儿,就算叶南弦是正人君子,如果余薇薇真的有心算计他,给他下药了,我就不信哪个男人能够守得住。”

“我说不是就不是!”

沈蔓歌差点就和宋文棋翻脸了。

见她真的上火生气了,宋文棋连忙说道:“好好好,不是就不是,你别动气啊,既然你要这么认为,

那我也不说什么了,目前我得到的消息就是这个,现在余薇薇除了和霍老太太联系,没有和任何人联系,所以现在是不是咱们还继续跟着余薇薇这条线?”

“跟,不管怎么样,余薇薇是唯一的突破口。”

沈蔓歌务必的冷静。

宋文棋见她这样,有些看不明白沈蔓歌了。

一般女人遇到这种事情不是该伤心难过的么?

况且沈蔓歌和叶南弦的感情那么好,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就那么相信不是叶南弦做的呢?

还是说沈蔓歌不得不这样安慰自己,才能让自己撑下去?

宋文棋看不明白,也不敢问了,只是觉得沈蔓歌果然不同于一般的女人,真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啊!

可惜这个女人不属于他!

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