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刚才说什么?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叶南弦的声音不大,但是沈蔓歌就是知道她生气了。

其实她是相信叶南弦的,毕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叶南弦这段时间身体的状况,可是她就是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了。

这戏日子以来,知道归知道,但是心理依然还是有怨气的。

如今见叶南弦生了气,沈蔓歌也不怕,她跟着脖子说:“怎么了?你做的出来我还说不出来了?在我面前口口声声说你不行,我还巴巴的给你熬药,上赶着为你调理身体,我怎么就不知道你那么强悍额?都能把人家姑娘折腾进了医院了。叶南弦,你说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你还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

叶南弦被沈蔓歌的质问气的胸口发疼。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是么?我就是这么一个饥不择食的需要余薇薇那样的女人来发泄自己的人是么?我特么的有身体和感情洁癖,你不知道吗?我以为别人不懂我,怎么你也不懂?你也跟着相信余薇薇的事儿是我做的?”

“我懂你什么呀?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你发现我的果照之后会跑去和宋文棋打架,我都不知道你为了嫌弃我,宁愿和苏南要什么药,让自己变成不举都不碰我!叶南弦,你如果真的嫌弃我,你可以明白对我说,你口口声声说我不相信你,你相信我了吗?出了那样的事情,你问过我吗?你没有!你不但没有,你还嫌弃我!你表面装得对我多么宠溺,对我多么好,背地里却这样对我!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这件事儿,我保证不缠着你。我沈蔓歌还没那么贱!”

本来不算哭的,可是被叶南弦这么一刺激,沈蔓歌就收不住自己的委屈了。

她是为了叶家,为了孩子们才躲出来的,可是心里对叶南弦的怨恨一点都不少。s3();

她什么都没做,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叶南弦不但没有安慰她,还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试问这天底下,有几个女人能够承受自己的男人宁愿吃药装不举都不碰自己的事实?

这件事儿在沈蔓歌这里就是过不去,不管她怎么说服自己,都是说服不了的。

叶南弦听到沈蔓歌这么说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怎么?现在不和说我这都不是真的了?你有本事倒是骗我一辈子呀!让我一辈子都不知道,我一辈子活在你的欺骗里,我还比现在好受一些。叶南弦,我告诉你,我没做过!不管那些照片是不是真的,我沈蔓歌从来都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少拿这些事儿来恶心我。我和你说,这事儿调查清楚之后,你和我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咱们一拍两散,各不相干。”

沈蔓歌越说越委屈,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再加上感冒还没好,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被憋得,通红通红的。

叶南弦连忙说道:“把你刚才的话给我吞回去,什么叫一拍两散,各不相干?你还真以为你发了一个离婚协议,你就了不得了是吗?我告诉你,没有我叶南弦的同意,这个婚你别想离!”

“你怎么那么霸道啊?你怎么那么坏呀?你都可以做你想做的事儿了,我怎么就不行?我什么都没做,都被外面传成这个样子

了,你倒好,活的倒是潇洒自在的,紧跟着就能和余薇薇传出绯闻,还能在赌场游刃有余的算计着,谋划着,这整个天下,所有的人不都是你叶大少爷脑子里的棋子么?我告诉你,我就是不想和你过了!你说什么都没用!你给我起开!起开!”

沈蔓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更是使劲的去推叶南弦,奈何叶南弦就像是一座大山似的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既然不稀罕碰我,现在这是做什么?你行吗?你的药效过了吗?现在又想着对我怎么样了是么?叶南弦,你真的以为所有人都要被你指使着,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是不是?”

沈蔓歌气的什么难听的话说什么,丝毫不顾及叶南弦的脸面了,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够得罪叶南弦,反正心里的委屈就像是洪水泛滥了一般,此时算是打开了闸门,完全收不住了。

这个时候叶南弦不管说什么,沈蔓歌都是听不进去的。

看到如此激动委屈的沈蔓歌,叶南弦的心都要碎了。

他猛地低下头来,直接吻住了沈蔓歌的嘴巴。

沈蔓歌猝不及防,整个人愣住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怒气猛然升腾了起来。

这个可恶的男人!

他把她当什么了?

每次吵架都来这一招!s3();

他以为她还能和以前一样由着他么?

沈蔓歌气的直接张开嘴,趁着叶南弦舌头伸进来的时候直接咬了下去。

“嗷——”

叶南弦被咬的一股腥味传来,顿时放开了沈蔓歌,眸子里也染上了一层温怒。

“你疯了?”

“你才疯了!别以为我会对你妥协!叶南弦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了!从你用药物控制自己不碰我的时候,我就不喜欢你了。你既然那么嫌弃我,现在这是干什么?你不是有精神和身体洁癖么?你就不怕我被千人骑万人睡的,把你再给传染了!唔……”

听着沈蔓歌越说越离谱,越说越不成样子了,叶南弦气的再次低下头,用薄唇堵住了她的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