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拦住她呀!”

霍老太太被余薇薇这一番磕头告白的,激动地不要不要的,这么好的孩子她怎么忍心看着她去死呢?

见旁边的人没反应,老太太气的自己上前去拉着余薇薇。

霍震霆生怕霍老太太出个什么事儿,不得不让人帮忙。

余薇薇在最后一步的时候被人拉住了。

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好险!

她暗自后怕着,浑身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万一霍老太太不拉住自己,她真的怕自己能够从这里摔下去,到时候一切都完了。

霍震霆看到余薇薇脸色苍白的样子,气呼呼的说:“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我不管你以前做了什么,从现在开始,你代表的是霍家,如果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霍家的事儿,别怪我对你不客气。”s3();

霍老太太听霍震霆这么说,就知道霍震霆妥协了,。

“快谢谢小叔。”

“谢谢小叔。”

余薇薇十分乖巧的叫了霍震霆一声。

霍震霆却觉得特别的刺耳。他还是觉得沈蔓歌叫小叔叫的亲切。

余薇薇抱着霍老太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见她们两个女人一副生死相依的样子,霍震霆气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到底是怎么回事?和我说清楚。”

霍震霆找了个在霍家当差时间比较长的人问了问。

那个人就把一些来龙去脉和霍震霆说了,当然这些来龙去脉都是从余薇薇和霍老太太这边得知的。

霍震霆听完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叶南弦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余薇薇真的被强了?”

“是,还是霍老太太亲自送来的医院,我们去的时候她衣不蔽体的,医生也说了,属于撕裂伤,挺严重的。“

“当时你们亲眼看到叶南弦在么?”

霍震霆的话让佣人摇了摇头。

“我们去的时候只有余小姐一个人在。”

“那么谁能证明强了余薇薇的人就是叶南弦?”

霍震霆这话一问,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能证明是叶南弦,怎么就好意思上叶家去要个公道?当时做过dna检测了吗?留有证据吗?”

佣人再次摇头。

霍震霆冷笑着说:“什么都没有,光凭着余薇薇一句话,你们就说是叶南弦做的,还想着要去叶家要公道?谁给你们的脸?你们还以为叶家是普通人家,由着你们拿捏吗?老太太老糊涂了,你们在霍家这么多年,怎么也没带脑子出门?”

霍老太太正好打开房门,听到霍震霆这么说的时候,顿时就火了。

“什么叫我老糊涂了?叶南弦和薇薇谁在一起的事儿整个海城都知道了,报纸都登了,连他自己都承认了玩个女人怎么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薇薇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哭的要死要活的,我赶过去看到的就是薇薇那个狼狈的样子,不是他还有谁?难不成我们家薇薇还能陷害嫁祸他么?”

霍老太太就觉得霍震霆对余薇薇有偏见。

霍震霆看了一眼跟在霍老

太太身后的余薇薇,冷笑着说:“谁知道呢?是不是嫁祸,也只有本人才清楚了。”

“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余薇薇就那么没脸没皮,非要攀上叶家不可吗?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呀!叶南弦又不是一般人,难不成能由得我算计么?”

“之前你或许不知道呢,还以为叶南弦是个好人,做的什么好打算谁知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也是你咎由自取,明知道叶南弦心情不好,你还凑上去干嘛?这不是明摆着自己送货上门么?再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是叶南弦强迫你的,那么你被送来医院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让医院留下证据?你身体里总会有叶南弦的东西吧?把这个东西留下,别说现在上门去讨要个公道,就算是你要把叶南弦绳之于法,我们霍家都支持你!但是你现在有什么?除了媒体报道的花边新闻,还有更有利的证据证明你是被叶南弦给强了吗?什么都没有,就想着让霍家为你出头,你以为霍家和叶家能随便撕破脸?”

霍震霆一连串的问题甩出来,直接把霍老太太给砸懵了,而余薇薇也是微微一愣,随机委屈的哭了起来。

“小叔的意思就是我咎由自取,自认倒霉了是么?”

“那你还想怎么着?这件事儿知道的人不多,外面顶多知道你和叶南弦有过一夜风流。如果之前你不是霍家的人,你想怎么做都随你,但是现在你是霍家的人,你还想着拉着霍家所有的脸面出来陪你闹么?你自己不留证据,现在再上叶家门去讨要公道,是打算让所有的人都知道霍家的孙女被叶家的大少给强了吗?”

霍震霆这话一出,霍老太太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

霍家的额脸面可不能这样丢出去。

余薇薇气的牙根痒痒,只能捂着脸哭。

“我还是死了算了,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啊,大家现在也知道我被叶南弦睡了,以后还有谁肯娶我呀!”s3();

霍老太太被余薇薇这么一哭,心都软了。

“震霆啊,你看这样好不好?蔓歌和叶南弦反正都发了离婚协议了,他又把薇薇给睡了,既然明面上咱们不能去讨要公道,不如做个亲家?”

霍老太太这个提议一出,霍震霆直接被气笑了。、

“那你这个假孙女嫁给叶家,替换你的亲孙女,老太太,你可真会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