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落落听说叶老太太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立马带着老太太去了花房,指着叶老太太最喜欢的两盆牡丹说:“我当时就是太生气了,所以才这么做的。”

刚开始叶老太太没觉得这两盆花有什么不对劲的,可是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花的根部被沈落落给拔了,然后又装模作样的放在上面。

猛一看过去,好像好好地,可是牡丹是何种娇贵的品种?这么一拔怎么还可能活过来?

这可是老太太最喜欢的两株牡丹了。

叶老太太的心都在滴血啊!

“奶奶,你说过,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我现在知道错了,你别生气好不好?”

沈落落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着实让人生气不起来,可是她的花啊!

心疼死她了!

“不是,落落,你生你爹地的气,你拔我的花干嘛呀?”

这一点叶老太太是真想不通。s3();

沈落落有些别扭的说:“我是打算回头让爹地来这里的,然后告诉你是他干的。到时候你就能惩罚他了。”

听到沈落落这么说,叶老太太的心在滴血。

这都什么理论啊。

“你觉得你的智商能够算计的过你爹地?”

“爹地很疼我啊,只要我让他带我进来,她就一定会带我进来的,到时候我就说是他干的。”

沈落落振振有词,看的叶老太太真的恨不得给这小妮子一巴掌。

这都什么理论呀?

他们父女俩怄气,她的花遭受池鱼之殃,这简直让她心痛死了。

“奶奶,你在生气吗?”

沈落落拽着叶老太太的一角,一脸无辜的看着叶老太太。

叶老太太要怎么说?

难道说她十分心疼么?

一个四岁的孩子懂什么呀。

叶老太太叹息了一声说:“以后不许再拿奶奶的花出气了知道吗?”

“知道了。”

沈落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奶奶没有生气。

她背着叶老太太吐了吐舌头,一溜烟的跑出了花房。

叶老太太看着活不成的牡丹,心疼胆疼的,不得不让人把这两株花给扔了出去。

叶南弦和沈蔓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佣人搬着两盆牡丹花要往外扔。

沈蔓歌还记得自己不久前还给这花松土来着,不由得问了一句。

“这花怎么了?怎么给搬出来了?”

“大少奶奶,这花被小小姐拔了跟,活不成了。老太太让我们扔出去。您都不知道,老太太那叫一个心疼哦!”

听佣人这么一说,沈蔓歌和叶南弦对看了一眼,好像不太相信这事儿是沈落落干的。

“你是说沈落落干的?”

“是的。小小姐打算嫁祸给大少爷的,没想到大少爷受伤了,小小姐良心不安,主动和老太太认错了。老太太说了,孩子主动认错了就不能惩罚了,这事儿就这样过去吧。”

叶南弦的嘴角抽了抽。

“你是说那丫头想要诬陷我干的?我能干这么弱智的事儿?”

“好了。”

沈蔓歌觉得叶南弦关注的重点根本不对。

“回头看看给妈再买两盆回来吧。我看的出来,妈最喜欢这两盆牡丹。你这闺女也是,怎么就突然间这么不省心了?”

沈蔓歌觉得沈落落还算是听省心的孩子,没想到她居

然也会干这种事儿。看来孩子终究是熊孩子!

“知道了。”

叶南弦多少有些无语。

一行人去了餐厅,正好叶南方和叶睿也回来了,看到叶睿的时候,沈落落显得特别高兴。

“叶睿哥哥,我想死你了、1”

她直接给了叶睿一个大大的拥抱。

叶睿开心的嘴巴都咧到耳朵后面去了,摸了摸沈落落的头说:“听说你们去游乐场玩去了?”

“对啊,可惜你不再,下次带着你一起去好不好?”

“好!”

叶睿连忙答应了下来。

沈梓安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显得心事重重的。s3();

“老大,你会在这里待几天的是不是?”

叶睿特别喜欢和沈梓安在一起。

沈梓安看了看叶南弦。

叶南弦笑着说:“没事儿你就和落落陪着奶奶多住几天吧。”

“好。”

沈梓安难得的没有反驳,反倒是让叶睿有些惊讶。

“老大,你怎么了?”

“吃饭!”

沈梓安不想多说,他才不要把自己干的蠢事和叶睿说呢。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个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